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公主之心瓣

岁月悠悠,总有一些人或事,让我们依恋、回味……

 
 
 

日志

 
 
 
 

《原创》别情玫瑰(一)  

2007-02-12 15:21:02|  分类: 创作文学的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抵达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北京,让我向往已久的城市,却是长那么大第一次来到祖国首都的怀抱。承蒙领导的照顾,这次借着开会之名,实则就是让我来旅游一次的。

    才下飞机,就感受到了一股北方特有的寒冷,居然,满眼的一片白茫茫,原来,就在前一天,北京下了一场雪,或许,它以这样的特殊方式来欢迎了我,让久居上海多年没有见过白雪的我,一下因为眼前的景象而增添了一份兴奋。

    同行三人,叫了一辆出租,直接驱车前往下榻的宾馆,此时,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

    下午暂时没有会务安排,于是,同来的公司投资部研究员胡忱热心地主动要求陪同我去天安门广场及故宫周边转悠一番。虽然,一直以为自己是个非常独立又自信的女性,可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依然会有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怕迷失了自己,现在有个熟悉当地的人陪伴游玩,当然是件轻松愉快的事,欣然接受了他的提议。
    对于曾经就读于天津南开大学的胡忱来说,北京也算是他比较熟悉的一个城市。我不用动脑筋地跟着他坐北京地铁,穿梭在这个城市之间,粗略浏览着整个城市:清冷的空气,白色的冰雪,古老的宫殿,庄严的天安门,顺溜的京腔,嘣脆的糖葫芦……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感觉新鲜。

    和上海相比,北京可能少了些现代和繁华的气氛,但它的气派和宽广特点又非上海的精致所能替代的。

    回到宾馆时,已经是晚上6点半了,在等候会议主办方的接待晚宴前,我给在北京的陈逸非发了个短信:“我已经到达了北京,领导啥时候安排接见我啊?哈哈~”。
    才一会,就接到回复:“把宾馆电话给我,我打过来。”
    于是,将电话号码发了过去,几乎是在刹那,就听到座机的铃声骤然响起:“嗨,到啦?还好吧?”
    再次听到那富有韵味又带着北方男人特质的声音,感觉非常的亲切。

    “是啊,我很好!”
    “你们怎么安排?”
    “明天上午他们开会,我已经被安排跟团北京一日游,大概去长城吧。明天晚上5点多回宾馆。后天没事,大后天下午3点的飞机吧,暂时就这样。大领导有啥吩咐啊?呵呵~”

    虽然,和这个男人还从没见过面,可我们之间似乎已经非常得熟络了。
    “哪敢啊,你才是我领导!嘿嘿~”即使那坏笑,都让你觉得是一种动听的音符,“这样吧,我来安排,明天晚上我有应酬,没法陪你了,后天一早9点半我过来,为领导您服务一天,如何?哈哈~”
    “别,我可担待不起这样的礼节啊。呵呵~~看你方便吧,我反正这次没啥事,就是来玩的,顺便接受您这大领导接见的,哈哈~”
    “您老要再如此说,可就真的折煞小的我啦!哈哈~”……

    两个人调侃嬉闹着,门铃“叮咚”,“他们叫我去吃饭了,那就后天见吧!拜拜!”
    “行,拜拜!”
    挂断了电话,跟着会务主办方前往用餐的饭店。

    对于我来说,这次北京出差是一次悠闲放松的偷闲旅游,他们谈他们的公事,谈明天的议题安排,谈今后的合作事宜,酒呢,自有胡忱和同来的小李应酬对付着,我呢,就装成了不善酒力的纤柔女子,微微抿笑作陪,自在地品尝着他们盛情堆我面前的美味佳肴,难得享受一次被照顾和尊为贵宾的感受。
    回到宾馆安歇时,已经快11点了。
    回各自房间前,胡忱特意关照:“明天开会结束后,我要去天津办点事,小李先赶回上海。你游玩长城回来后,就自己安排吧。估计,我要到后天下午才能回呢,你可千万别乱跑呀!要是丢了,我回上海后,可无法跟你老公交代啦。呵呵~”
    “放心吧,我有朋友陪的。”
    “男的女的呀?可别被人家拐啦!那我就更不好交代啦。哈哈~”
    “呵呵,去去,你这男人,怎么也那么八卦啊,倒是你,别忘记回来就好,嘿嘿~”。
    彼此道了晚安,回房睡觉。

    虽说,北方城市比上海的气温要低很多,可是,呆在开着暖气的宾馆里,穿多了,依然感觉燥热无比。
    赶紧脱下衣服,沐浴梳洗了,卸下妆容和一天的风尘,换上轻薄透凉的真丝睡袍,喝上一杯早就晾好的冷开水,才真的有神清气爽、非常通畅的感觉。
    打开电视,斜靠在床头,不禁将思绪牵到了陈逸非身上,不知道这个一直来只通过电话交流,却未曾谋面的男人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他本人是否会如他的声音那般富有感染力,让人情不自禁地愿意接受呢?!

    认识陈逸非是在新浪聊天室,记得那天我独自一人留公司加班赶制月度报表,一边整理着数据,一边依然习惯性的进入了以前常去的“生于六十年代”聊天室,看看是否有熟悉的聊友在。
    正在这时,分屏里,跳出一个陌生的ID——爱你一万年:“嗨,你好!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倒是很般配啊!”
    “是吗?只是,真能爱一万年吗?”
    “呵呵,只是好玩,胡乱起的名字,你能告诉我,你忘不了的是谁啊?”
    “呵呵,告诉你,你也不认识,指给你看吧,我手指没那么长,哈哈~”
    “哟,你还挺逗的!”

    在网络上,早就习惯了开玩笑的我,对于这样的聊天已经是驾轻就熟的事了。
    “我是北京的,一会还有个会议,很想认识你,能给我个电话吗,我们电话交流,如何?”
   没想到,这男人居然一上来就这么直接,这倒还真的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的。
    “怎么,怕我是个无聊的人吗?呵呵,我其实很少上网聊天的,今天实在是遇到了一些非常郁闷的事,实在无聊了,才心血来潮地上来看看,想找个人说说话。没想到遇到了你,很喜欢你的名字,也很希望可以认识你,如此而已。如果你方便,就留我一个电话,如果不愿意,那就扔我一边,不用理我了。”

    得,这还真的是个难得一遇又非常特别的人呀,把我的顾虑统统给点穿了、说白了,而且,就给了我两个选择,那么得干脆利落,那份豪爽让我不禁对他消除了防备和戒心,莫名的有种好感。
    “好吧,021-********,这个是我办公室电话,相信你也不是那种无聊的人吧。呵呵~”给他号码的同时,也无形中给了他一个提醒。
    说实话,到今天我都搞不明白,一向比较小心谨慎的我,那天怎么会那么轻易地就将电话号码留给了他,最后那句话,与其说是提醒他,倒还不如说,是给予自己如此轻信他的一个理由,只希望他真的不是无聊之人。
    “那我下线了。一会我会给你电话的!谢谢你的信任!”才看他打出这句话,他的ID就显示脱线了。如此干脆利落性格的一个男人,倒还真的让我有些惊诧和新奇的感觉了。
    我再也没心思逗留在聊天室里了,也匆忙退出了,安心于自己的财务报表了。

    “滴铃铃……”桌上的电话铃在诺大空荡荡的办公室里突然响起,让我一下跳了起来的感觉。
    “接还是不接?”我确定,这电话一定是那人打来的,还在为刚才贸然给了他电话号码而检讨自己的我,真的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去应对了。
    “滴铃铃……”那铃声执着地响着,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罢了罢了,怕啥,不就一个电话嘛!
    于是,我猛然接起了电话:“喂!”

    “你好!我就是那个‘爱你一万年’,是你吗?”
    耳膜被一个透亮又充满磁性的男人声音占据了,标准的京腔京调,鼻音很重,感觉他说出来的每个词语都如音符般轻快地跳跃在我的耳边。喜欢这样的声音!他的声音让我立刻就对他有了一种特别的好感,我一直相信我的耳朵从没有背叛过我的判断,我也一直相信,从一个人的声音我就知道他是否会成为我的朋友。
    “是我!”回答他的同时,我听到了自己心脏那紧张跳动的砰砰声,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还没和他聊几句,就贸然将电话留给他的人。
    “谢谢你的信任!我真的没想到,你会那么爽快地把电话号码留给了我!没怪我唐突吧?”
    “呵呵,既然能将号码留给你,也就不怕你是无聊的人啦。嘿嘿~”
    “对了,刚才忘记问你了,你贵姓,可以告诉我吗?”
    “我姓陈,耳东陈。”
    “真的?原来我们是本家呀,难怪呢!都是老陈家的啊!哈哈~”
    “呵呵,是吗?可别套近乎啊!”
    “我真的姓陈,我叫陈逸非,你呢?”
    “不是吧,你叫陈逸飞?”
    “哈哈,不是那个陈逸飞,我是非常的非。哈哈,你的名呢?”
    “无可奉告!”再也不敢将自己暴露啦,于是,留了一点悬念给他。
    “哈哈,不说就不说吧,反正,早晚你会说!怎么?还没回家吗?”
    “加班做报表呢。”
    “没打扰你吧?”
    “还好,我已经完成了,一会准备回家呢!”
    “哦,意思,我长话短说,别影响了你回家,是吧,哈哈~”
    “呵呵,没那意思,别太敏感了!”
    “哈哈,没事,我们老陈家的人就是聪明,我会注意分寸的,保证不影响你回家。”
    他那动听的声音一直充斥着我的耳朵,感觉听着那声音,还真的是一种享受,加上他的爽朗和幽默,又是五百年前一家的本姓,还真的对他有了一份油然的好感,根本没有了紧张和害怕。

    “你想认识我,现在认识啦,还有啥想说的呢?”
    “呵呵,听到你声音,我知道,我们一定能成为朋友的。”没想到,这本家居然也有如此的默契,听声音就知道感觉,和我倒比较像,“也没啥了,今天工作上的事带来的郁闷心情,因为现在认识了你,而烟消云散了。我现在只想说,认识你,我很高兴!”
    “彼此彼此吧!”他那么热情,我也不能不客套一下呀。
    “以后,也许我会经常打电话给你哟,不会嫌我吧!”
    “只要不过分,应该不怕被骚扰吧。哈哈~”
    “放心,我们老陈家的都是通情达理的,我怎么会为难你呀!哈哈~”
    “呵呵,别总套近乎啊,你不觉得好肉麻呀!”
    “‘漏’麻是啥呀?哈哈~”
    “‘肉’麻!别显摆你那顺溜的北京话,我普通话还是很标准的啦!”
    “哈哈~我还就喜欢听上海腔的普通话呢,特别是你说出来的!”
    “……”
    遇到这样一个才认识一会就自来熟,又特别能侃会道的男人,而且,个性特别的爽快、豪气,还真的让我轻易地就接受了这样的一个朋友。

    之后的日子里,他会经常趁着空闲之时,打个电话过来,跟我天南地北地闲扯一番,有时说说他的工作,有时说说他的心情,有时调侃胡闹几句,倒也不乏轻松快乐之感。
    这样的聊天不会给你压力和负担,虽说从没见过面,却难得彼此两个没有一点生疏和尴尬,仿佛真的就如本家兄妹那样的亲切、熟悉。偶尔,他会有些暧昧的玩笑,但并不让我觉得不爽,往往深想之后会明白了他所想表达的意思,却往往在他点到为止的分寸下,一笑而过了。

    这次来北京出差前,跟陈逸非说起过,那天他就特别兴奋地说:“来吧来吧!我一定带你好好游玩一下北京,给你一个难忘又快乐的旅程。”
    “不用太麻烦了,我们也就几天,你还是忙你的工作吧!”
    对于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见一个陌生的人来说,这样的事还真的人我有些犹豫。并不是我害怕这样的网友见面,只是,我担心一直来留给我太多好印象的他,会逃脱不了很多人所谓的网友“见光死”,我怕一直来交流非常愉快又默契的他,会跟我一直来的想象有所出入,让我失落或失望了。
    说实话,我还真的非常迷恋于他的声音,听他说话,常常觉得,那是比音乐更美妙的旋律。

    回忆着,想象着,期待着,还真的不知道,后天,我所要约见的他,会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呢?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67)| 评论(59)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