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公主之心瓣

岁月悠悠,总有一些人或事,让我们依恋、回味……

 
 
 

日志

 
 
 
 

《原创》我家的上海男人  

2007-04-05 12:16:51|  分类: 臭老公和香老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6:30,已经被闹钟唤醒的我,在煤气上烧了一锅水,在碗里放好了调味汤料,准备等老公、儿子起床后,给他们下面条吃。边上,自动豆浆机也已经被插上了电源,浸了两天的黄豆也开始在那豆浆机里翻滚、搅拌、打碎了,酝酿沸腾着一桶的豆浆。

    只是因为老公不喜欢吃太软太糊的面条,所以,这面条还不能下早了。距离父子两个起床还有一些时间,我就又抓紧时间回到了温暖的被窝里躺下。“今天是清明哟,我们该吃青团啊!”突然,依然闭着眼睛躺着的老公说道。如果不是他口齿清晰,主题明确,我还真以为他在说梦话呢。

    “哎呀,昨天没买啊,怎么办?”之前的几年逢到这样的节气风俗,都我操心记得的多,比如冬至吃汤团啊,立夏吃蛋啊,端午吃粽子啊,等等。只是这两天儿子有些发烧感冒,心思在儿子身上比较多,而我自己好像也有些被传染了,总觉得嗓子不太舒服,人也提不起精神。加上昨天一天忙忙碌碌的,我还真的将那青团的事给忘了。

    “你早饭准备啥啦?”“我想一会给你们下面条呢。”“哦,那你就别下面条了,我还是现在就起来吧,去外面买青团回来吃。”平时都在7点起床的老公,为了能够在清明节的今天让全家能够吃上青团,在6点40匆忙起床,洗漱后就出门去家附近的“王家沙”买青团了。

    躺在床上,看着依然睡得香甜的儿子,忽然有一丝感触闪现:我家的老公还真的是个非常传统又笃信了风俗习惯的男人哟。他,一个特别喜欢睡觉的男人,为了能够顺应了清明的习俗,让儿子和我能够吃上小小的青团,他居然情愿少睡20分钟,特意出门去买新鲜的,还真的非常郑重其事呢。

    思绪又将我带到了我小时候,逢到清明,当我们睁开眼睛,坐在饭桌边上时,爸爸总会端上刚从楼下糕团店里买来的,依然暖呼呼又糯软的青团,咬上一口,那清新的特有味道会让你联想到一整片嫩绿的青草地。此时此景,两个男人身上,上海男人特有的那种细腻和周到个性,鲜明地被表现了出来。

    昨天,还有网友问我:“是否上海男人都特别会照顾老婆,会照顾家庭啊?是否上海的女人都特别凶啊,上海男人都很怕老婆的吧?”对于她如此的询问,我禁不住笑了。按她所理解的那样,这不整个一幅上海女人如“河东狮吼”、“野蛮女友”一般,折腾着懦弱又卑微的上海男人景象吗?!

    “哪有如此啊!上海女人一般不凶的,她们那个叫“厉害”。凶呢,是喉咙响、脾气暴,不讲道理,那是没本事的表现;厉害呢,是用头脑和花招来调教,那是需要底蕴的,两码事啦。再说了,现在的上海男人哪如以前的呀,他们已经不像自己父辈那样,对老婆完全言听计从的,甘愿埋没在家务里啦。还是别信了曾经的那些传言吧,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上海男人早就是新的一代啦!”

    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女人,尽管也在工作和交往中接触过一些外地或外籍的男人,但在生活上几乎没有和这样的男性有过实质性地接触和了解,我真的很难去定义和判断了上海男人和别的地方的男人到底有着怎样的区别。我只能就自己从小生活至今的环境和经历里,对上海男人进行一番评价和比较。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我们家的家务事基本上是爸爸妈妈共同分担的,当然,家里的体力活往往还是爸爸承担的比较多。诸如买日用品之类的事,在我和妹妹5、6岁之后,就开始分摊到了我们姐妹身上。由于妈妈以前身体一直很单薄多病的,难免爸爸就会经常接替起家里的买、汰、烧之类的事,逢到休息日,爸爸妈妈还会一起动手做很多精巧美味的面食点心给我们吃。

    印象里,爸爸妈妈也有吵架的时候,但从没见过爸爸有动手打过妈妈,拌嘴之后的结果,无非就是爸爸抽烟默然,妈妈低泣嘀咕,等过了几天,也就相安无事了。要说爸爸怕妈妈,那倒好像也不至于,只是一般没有太原则性的事情处理上,爸爸总是按着妈妈说的去过比较多点,毕竟,家庭事物的安排上,女人往往比男人要细心周详得多。

    和老公恋爱谈朋友时,去他家做客吃饭的时候,总是他爸爸掌勺洗刷的多,后来才知道,在老公他们家里,他妈妈能力比较强,对外处理事情比较多,也就顺理成章地形成了一个习惯,他妈妈主外,他爸爸主内,当然的,男人就听女人安排的时候比较多了。而他的爸爸也是那种能够不管最好少管,少操心大事之人,也就情愿花些时间和精力在操持家务事上了。

    其实,每家都有每家的不同情况,因为男女之间能力的差异,家庭职责的不同,而形成了一种适合了这个家庭和睦又顺畅的生活节奏。虽然,我家老公从小耳闻目染在这样的一个家庭环境里,但他并没有秉承了他爸爸做家务的习惯,而我呢,也并没有因为我家以前是爸爸做事比较多,就理所当然的认为,男人就该承包了家里买、汰、烧的全部家事。

    结婚后,我还是喜欢我来安排了家里的生活,我愿意自己去做饭烧菜,看着老公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那是一种快乐和满足。当然,遇到繁重或重大事情时,还是以老公的决定为主,毕竟,在我的意识里,老公的头脑和思路还是绝对理性和清晰的。一般家里的事,我们默认的习惯是,谁有能力处理就去做,而往往天性依赖和偷懒的老公会将我推到杠头上,他落得一个轻松自在。

    好在,我一般也不会计较,既然是家里的事,能做就多做点,也不用去过多计较。我只在乎老公对我的爱,对我的好,对这个家的负责和用心,那就够了。于是,我们家形成的生活模式就是,一般老公不管事,大小事物如果我能解决的,都让我去出面了。除非遇到我遗漏或者不愿意去介入解决的事,他也就义无返顾地去投入了。在旁人看来,老公总是很“听话”的实质,其实是他根本懒得管,当然,你说啥就是啥啦,只要不过分。

    而其实呢,上海男人天性细腻和温懦的背后,依然保持着一种任性和懒散,他们更多时候的不计较是因为不想多事,不想惹得全家不太平。而上海女人呢,最擅长的功夫是“嗲”和“磨”,再强悍的男人,在这样以柔克刚的长期磨砺下,也慢慢变得越来越好脾气,不计较了。男人呢,一怕烦,二怕事,三怕累,既然老婆大人很多时候所说的往往是为这个家庭好的话,那就懒得去争啦,不如,听老婆的话吧!

    当然,不是所有的上海家庭,所有的上海男人、女人都适用了这样的特性。我一直主张不要有地域偏见观点,不要一味盲目听信了传闻,不要以偏概全地主观认定一种现象。其实,很多事情往往还是因人而异,因地而异,因事而异,因时而异的,适合我们的上海男人,未必就能适合了你们,而适合我的上海男人未必就是传统概念里的上海男人。男人和女人,就如馒头和糕,搭配好了,才是最默契的组合。

    我家的上海男人,在传统中接受着时尚和经典,不善表白的个性中掩藏不住他的细腻和恋家,不计较老婆脾气的同时也不会轻易低头认错,在孩子面前常常不会掩饰了他的宠爱,却不屑对已经所谓老夫老妻关系的老婆表露一丁点的“肉麻”……这就是我的老公,我所喜欢又依赖,却也早已经习惯了彼此个性的一个顾家又爱家的上海男人,他不算最好,却是最适合我的一个男人。

  评论这张
 
阅读(2390)| 评论(106)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