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公主之心瓣

岁月悠悠,总有一些人或事,让我们依恋、回味……

 
 
 

日志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十)  

2007-06-30 02:28:56|  分类: 创作文学的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会是谁啊?爸爸妈妈他们应该有钥匙的,难道忘带啦?邻居?推销保险的?……

    来不及想那么多,放下饭碗,走到门后,凑到那猫眼前,向外张望:门外站着一个穿着米色T恤、黑色西裤的高个男子,头不停地东张西望的,像是在找寻着什么,手里还提着一个马甲袋。看他样子,很斯文的,倒不像个坏人,而且,觉得好像很面熟,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在哪见过了。

    将门慢慢地拉开到一半,正好是我身体的宽度,望着门外的人:“先生,您找谁啊?”

    “请问……小曦!是你啊,真的是你啊,小曦!”刚才还一脸茫然样子的他,在见到我的瞬间几乎可以用欢呼来形容了他的兴奋,“终于让我找到你家啦!”好像经过了千辛万苦似的。

    “你是?”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记忆深处一个熟悉的名字跳跃而出,“宇凡哥哥!你是宇凡哥哥吧!你怎么会找到这来的呀?你不是去了英国啦?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小姑娘,你就让我这样站在门口说话?哈哈~”“哎呀,不好意思,看我开心得都忘了请你进来坐啦。”说着,把门开到了最大,伸出右手去抓住他的一只手臂,“宇凡哥哥,你快请进来吧!”

    可能是因为几年不见他了,有些兴奋过度,拉他进门的时候我打了个趔趄。

   “小曦,”他忽然停步,将我虚弱的身体扶正了面向着他,凝神观察着我的脸,“你是不是病啦?你的手心怎么那么烫啊?!”边问边把手放在了我的额头上,“脸色那么苍白,额头又好烫,一定是感冒了,快去床上躺会吧。”

    “我没事,好多年没见你了,看到你真的很高兴,我都没觉得自己有病啦。再说,这会我哪睡得着啊。”我真的已经有3年多没见到曾宇凡了,坐在床沿边,畅快开心地静静望着此刻站在我面前的这个男人。

    曾宇凡,高中同桌曾宇婷的哥哥,比我们大4岁,是上海医科大学的高才生。高二那年的暑假里,我总喜欢去她家做作业、玩耍,那时宇凡正好在毕业实习期间,经常会在家里遇到他。每次我去玩时,他总会烧了一桌的美味留我在他们家吃饭,还会特意去给我买我喜欢吃的光明牌鲜奶冰砖。那个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了宇婷,能拥有一个那么能干又非常疼爱妹妹的好哥哥。想过,如果我也有这样的一个哥哥会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此刻的他看到我如此憔悴虚弱的模样,有点急了:“不行,你真生病了,必须听话,多喝开水,好好休息!吃药了吗?要是家里没有药,我去给你买药去。”

    被他这样一问,我这才想起刚才为了给他开门,搁在桌子上的稀饭。“不用不用的。哦,我的稀饭还在餐桌上呢,我去拿来,吃了稀饭后,我才能吃药。”被他拦住了:“你别动,我来吧。”说着,他转身往餐桌那走去。

    “宇凡哥哥,你手上还提着马甲袋干吗,先把东西放下吧。”“哎哟,你不说我还真忘了呢,是给你买的冰砖。”说着,他把手伸到袋子里,准备把冰砖拿出来,“糟糕了,都已经化成糖水啦。而且,你正发烧,不能给你吃。算了,扔了吧!”

    看着他手上抓着滴里答啦的已经融化成水的冰砖,那无措忙乱的样子,引得我哈哈大笑:“哈哈,怎么会化成这样啦?你是在我们楼下买的吗?”

    洗过手,他帮我把桌子上的稀饭端了过来,顺便把那袋肉松一起拿来递到我面前:“你先吃饭吧!哦?家里有冰块吗?”“恩,有,在冷冻格里。”

    “恩,刚说啥啦,喔,这冰砖啊,不是你们楼下买的,是在前面那家罗森超市买的。你知道吗,我找你们家找了很久、很辛苦呢。打电话问宇婷,她早忘了你们家到底住几号了,只是说,印象里是沿着这条马路后面的第二排六楼最靠西面的房间。得,我只能从最东边那幢开始,一个楼一个楼地找,偏偏你们家还住六楼,把我给累的。你们家这幢楼,已经是我‘爬’的第5个六楼啦,如果再不是,我估计我快要和那冰砖一样啦,哈~”

    听他如此叙述着,能够想象到他所描述的景象,让我的心里一阵感动,忽然有些潸然的感觉。我真的没有想到,那么多年来,宇凡哥哥依然记得给我买喜欢吃的冰砖,尽管有些傻傻的,居然没想过,万一找不到我家,那冰砖给谁吃啊。甚至为了找到我们家,那么热的天居然还一幢楼接着一幢楼地登六楼。“宇凡哥哥,真不好意思!你来之前该打个电话才对。”

    “我往哪打,我给谁打啊?你们家电话号码不是早变啦,问宇婷她都不知道。你买了手机后,也没告诉过我呀。呵呵~”“哈哈,哦,哦,对的。看我,都被这个烧给烧糊涂了。”

    是啊,高考后,我和宇婷分别进入了两个大学,我在西区,她在东区,很难得有机会如从前那样经常聚到一起。而大学期间,我们相互想念时都会把电话直接打到宿舍里的,所以,家里改号码的时候,真的忘了说。手机呢,是一个月前才买的,还没来得及告诉她呢。

    “你吃了稀饭,赶紧吃药睡觉吧!我看你的样子,一定是太劳累了。是不是工作很忙啊?不管怎样,别太拼命了,还是要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啊!”说这话时,他已经从冰箱里,取了冰块装在了食品袋里,袋口处熟练地打了个三个结,示意我躺下,摊匀了放在了我的额头上。

    “我这次从英国回来有半个月的时间,正事办完后,再赶回去。回英国之前,我还会来看你的,请你吃法国大餐去,怎么样?说实话,很多年没见到你们了,在国外的时候,一直很惦记你们的。这次回来,还真的很想看看,我们的小曦是否一切都好。”

    “叮咚,叮咚……”正在此时,我们家的门铃又响了起来。

    “你躺着吧,我去开门。”宇凡哥哥按住了我,走到大门那儿,慢慢旋转把手打开了房门……

    “你找谁?”我听到宇凡哥哥在问,我从床上探头出去张望,想看看究竟是谁。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那个特别熟悉的平缓声音:“晨曦在吗?你是?”

    ——啊?是寒轩!他怎么会找到我家来,我印象里好像没跟他说过我住哪儿呀?他来我家干吗,难道真的是来给我赔礼道歉的?还是?

    “她在,您等等。小曦,是找你的。”宇凡哥哥并不知道我已经听出来者是谁了,依然回过头来大声告诉我。“您先请进吧!我去叫她。”

    “哦,她还在休息吗?那我就不打扰了。”他还是那种冷冰冰的声调,甚至让我觉得有些阴阳怪气的,“只是她今天没来上班,正好经过就上来看看。现在看来,应该没事。你替我转告她吧,公司里还有好几个单子在等着她安排呢,如果她还想继续在‘明日’做事,就尽快来上班。”

    说完,他就转身出了大门,我听到他急促下楼的脚步声。

    “怎么走啦?”宇凡哥哥被寒轩那样的举止搞糊涂了,带着疑惑走到我床边,“他谁啊?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怎么,和男朋友吵架啦?”

    “不是,他是我老板。谁要找他做男朋友啊,不给气死了才怪呢!”我还是没有从昨天的郁闷中缓解了情绪,再加上他刚才那莫名其妙的表现,以及他让宇凡哥哥转告我的那段呛人的话语,更让我不屑了他的到来。

    “是吗?我看他很关心你,也很在乎你的样子。”“哪有啊,你没听他最后那句话,分明在警告我,我要再不去上班的话,就别想再回去了。哼,谁稀罕啊!”

    “或许,并不是你所理解的那样呢?”宇凡哥哥看了看早已关闭上的门,轻声地嘘了一口气。

    “宇凡哥哥,你说啥,我不明白?”

    宇凡哥哥奇怪的表情,还有他这句分明隐含着深意的话,我倒并没有特别留意。这时候的我,整个思想又都回到了寒轩刚才的那段话里去了,我一直在想,这个冷血动物,冷冰冰的男人怎么一点都没愧疚的表现啊?他到底想干吗?他真的会在乎了我这个小丫头?我到底要不要继续留在明日工作啊?(未完待续)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一)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二)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三)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四)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五)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六)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七)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八)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九)

  评论这张
 
阅读(3299)| 评论(5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