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公主之心瓣

岁月悠悠,总有一些人或事,让我们依恋、回味……

 
 
 

日志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十一)  

2007-07-02 23:19:14|  分类: 创作文学的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寒轩走后没多久,宇凡哥哥好像有点心不在焉,他看了看手机,说是有人给他消息,匆匆离去了。可我总觉得哪儿有点别扭,怪怪的感觉,但就是想不出来哪不对了。

    中学到现在,那么多年了,我和宇婷一直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高中那会,大多数的时间,我们会经常一起。每次遇到宇凡哥哥,总感觉他很亲切的,对我也像对亲妹妹似的照顾着,他给我的感觉一直是那种稳稳重重的男人,很传统,也特别的善解人意。

    我们做功课的时候,他总是把特意买来的冰砖撕开了包装纸放进碗里,然后,轻轻地放在我们手边,还不忘递上一个小的不锈钢勺子,冲我们笑笑,却也不言语,又轻轻地走开……宇凡哥哥给我的感觉一向是很小心很谨慎、非常细致的。

    按理说,他去英国2年多,好坏,受那里的文化影响也该有些吧。这次回来,再见到我时,怎么说也该有些拘束的,毕竟我们也有那么久没见啦。可他进来时,那份激动、慌乱的神情,怎么和电影里的英国绅士形象完全沾不上边啊。还有啊,从前的那份镇定也不见了,他以前好像不是如此的呀。他怎么啦?

    “你哟,人家宇凡哥哥担心你身体啊,你病了,人家当然会着急嘛,怎么可以这样猜疑他呢?换作你自己,也会如此啊。”心里马上为我自己这样的疑惑而感到羞愧,甚至有些责怪了自己的疑神疑鬼。而其实,我这样的异样感觉在半年后再遇见宇婷时,从她那儿得到了证实,这是后话。

    想过了宇凡哥哥,寒轩那冷傲寡情、不近人情的面容就将宇凡给予我的那份安稳感驱赶了。想到他那天对我的那种蛮不讲理的态度,又想到刚才他那薄情冰冷的口气,居然一点都不关心我的状况,居然还就知道他的单子,他的发布会……我的心莫名的有种疼痛的感觉。

    那天,除了被妈妈叫起喝了几口汤,基本上我都一直处在迷糊的昏睡状态里,或许是因为病,或许是因为累。凌乱的梦中,寒轩、宇凡哥哥总在我眼前晃悠,仿佛他们就不停地交替在我身边,一个关切的,一个冷漠的,一个温暖的,一个冰冷的……好几次试图睁开眼睛,想把他们驱赶了,可却总也醒不透,挣扎在那似真似幻的迷梦中。

    好在,这多梦的一夜后,我的热度倒没有再次上升,将近天亮的时候,我反而睡塌实了,睡得很安稳。

    接近中午,起床、梳洗。吃过妈妈给我煮的面条后,我决定还是去公司转一圈,毕竟,事情没办妥当了,总让我无法安心。

    一夜发汗厉害,特意让妈妈帮着一起,把那长长的头发给洗了。母女两个那样温馨的时刻已经好多年没有了,忽然觉得,自己又变回了孩童时代,妈妈轻柔地帮我揉搓头发,梳通、冲洗干净,感觉真的很舒服。

    洗后,妈妈慢慢替我梳理着长长的头发,不时用毛巾将从头发上滴答的水份汲干了,在这样的动作中,我甚至能读到了妈妈的内心,那份看着女儿已经长大的喜悦,看着女儿日渐美丽的骄傲,更多的是疼惜和关爱,还有一种骄傲和期待。

    换上那条我特别喜欢的白色纯棉连衣裙,洗过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干透,就散落在肩上,散发着洗发水的沁人香氛,我喜欢那味道。

    打车,出门。

    周日下午,坐落在幽静武康路上的“明日工作室”里,显得更加得静谧、安宁。小蓓他们那几个行政人员照样休息在家,唯一和我照面打过招呼的,也就是来公司取了设计样稿后又匆匆离开的杰米。

    “这寒轩,昨天还一本正经地警告我来公司上班,现在人影都没一个,分明又欺负我。哼~”尽管,一想起他那蛮不讲理的样子依然让我有点生气,可难得如此一个无人喧哗的下午,还真的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种环境氛围。

    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办公室里,只有头顶的天花板上,那个古典款的吊扇,呼啦呼啦地发出煽动空气的声音。

    整理着这些日子来,设计师们交上来的设计图样:已经送去服装厂的、款式还需要修改的、还没有最后定稿的;那些已经决定发布会上公布的服装,拍过宣传广告的、需要补拍的、还没有安排拍摄的;还有几套服装的面料需要调整……都一一排列到下周的工作日程中。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楼下有大门关上的声音,有人进了公司。一看时间:5:10,这个时候还会有谁来呢?站起身子,走到楼梯口,往楼下张望。

    听到有人上楼的脚步声了,只是,还没从楼梯拐角转过来。

    “不会是寒轩吧?”就在我猜测的时候,寒轩已经从楼梯拐角处踏上转角平台,准备上楼,一抬头,看到了我,他停住了准备拾阶而上的右脚。

    我不知道是否他在楼梯的阴影处,光线暗淡的关系,忽然觉得他好像比两天前瘦削、神情黯然很多。

    他在见到我的瞬间,眼光中有一丝我不曾发现的惊喜闪过:“晨曦!”可很快的,那充满热情和喜悦的目光又被蒙上了一层冷雾,恢复了他惯有的漫不经心模样,缓缓走上楼梯:“想好了?”

    问这话时,他已经和我并排站在了二楼的楼梯平台上,他的眼睛深深地凝视着我,仿佛要从我的身上看到答案:“没关系,如果你真的不想在这做,向我提出来的话,我一定立马放人。而且,看萍姐的份上,我会照样给你一个月的工资,作为你在我们这里辛苦了十来天的酬劳。”

    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啊!本来我早就不再计较了他上次的莫名其妙,本来我看在萍姐的面子上已经不再赌气了,本来我就已经回到公司继续做我该做的事了,可他怎么可以又一次这样不问青红皂白地侮辱了我的人格。

    “如果你想赶我走,也不用找那么多借口来折腾我;如果你碍于萍姐的面子,不好意思当面回绝我的话,你也不用如此处心积虑地找我的过错;如果你是想让我主动跟你提出辞呈,好让你在萍姐那有个交代的话,OK!没问题,我成全你就是了!我走!”

    说完这话,我一甩头,冲进办公室,拿起我的包就准备下楼:“寒轩,我明天就把辞职报告交给你。我不需要别人的恩赐,你不用像打发一个要饭似的打发我,我还不缺这一个月的工资。还有,你放心,我不会在萍姐那说你半个不字的,我不屑提你。我算是领教了,原来赫赫有名的‘明日’老板,居然是一个如此蛮不讲理、没有人性、霸道狭隘、以大欺小、欺软怕硬的主!”

    从他身边愤然走过的时候,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的眼泪已经如那断线的珍珠,控制不住纷纷滴落……我觉得特别的委屈,特别的受伤。

    “晨曦!”正要下楼的我被他用力一把拽住了手臂,“你不能就这样走了。我……”“怎么,你还嫌我被你侮辱的不够,你还要怎么样,才觉得过瘾啊?我虽然是个才出校门的学生,虽然很多东西我都不懂,也不如你有才华,但起码我还有我的自尊!放手!”

    “你,你还没有把工作交接了,所以,你还不能走。”怎么这人说得出如此幼稚的话啊。

    “好,看来,你还是对我不够了解!”此刻,好强的我已经不再哭泣,尽管泪水依然挂在脸颊上,“放心,我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明天我会把一切事宜都交代清楚后再离开的。现在请你放手!”

    “我就不!”他居然死死地拽住我的手不放,相反,还用另外一个手抓住了我另一个手臂。“你到底想干吗?你这人怎么这样无赖,这样不讲道理的呀!快放手!”

    用力抓住的两个手臂被他放开了,可很快,我陷入一个更大的包围中,我发现他的双臂已经将我的身体紧紧环抱住,我被他整个拥进了宽大的怀抱里:“你……放开……我!”(未完待续)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一)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二)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三)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四)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五)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六)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七)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八)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九)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十)

  评论这张
 
阅读(3458)| 评论(4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