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公主之心瓣

岁月悠悠,总有一些人或事,让我们依恋、回味……

 
 
 

日志

 
 
 
 

《原创》重阳即(近)景  

2007-10-18 17:31:17|  分类: 行云流水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习惯性的,我们这代人,记有特别意义的日子,往往以阳历为多。不过,60年代生的我们,也因为受父母辈影响较多,对于某些中国阴历的节气,相对仍然蛮重视的:端午、中秋、重阳等等。
 
    前几天,宝贝儿子完成作业后,忽然想起:“哦,对了,妈妈,我们今天还要做张关于重阳节的贺卡,明天要交的。”尽管看看时间已经将近10点了,可这也算是儿子的作业呀,必须完成。
 
    我小时候,遇到这样的“作业”,一定是自己亲手制作的。会先找来一张铅画纸,然后画上需要的图、勾出花边,然后再用水彩笔写上祝福的话,最后,还会找出一根丝带,粘上……既用心深厚、又省钱实惠。
 
    不过,现在的孩子,说到送贺卡,最便捷的方法就是去商店里买,很多品种,好看也好贵。对于家长来说,宁愿省下孩子的时间让他多做习题,也不愿意让他花上那么多时间去制作一份充满自己心意的礼物。
 
    而我家儿子,每每说要交贺卡时,往往都比较急促,总是前一天晚上说起,第二天就要交上去的。作业完成之时,早已经是黑灯瞎火的时候,上哪儿再去买到这样的贺卡啊。
 
    好在,现代社会,最先进、最方便的莫过于电脑和网络技术啦。于是,每次我们都可以通过上网查找,打印一副符合主题的画面,再自己加工一下,描上花边,写上祝福,就能成就一张精美的贺卡了。
 
    这次,如法炮制,进入百度找出符合重阳节的图,用制图软件,将图片处理一下,再配上装饰花边,一张特别有效果的贺卡就呈现在眼前了。然后,用彩色打印机把它打印在画图纸上,在周边用剪刀剪出花纹效果,让儿子写上想说的话。OK啦!
 
    而且,这样的搜索过程也有一个好处,就是,有时我会发现自己喜欢或需要的图片,收藏之后,可以备在以后利用。当然,这样的快速制“卡”过程,也能看到和学到一些以往欠缺的知识,往往一张卡完成的时候,也是我们收获更多知识的时候。
 
    “重阳糕又称花糕、菊糕、五色糕,制无定法,较为随意。九月九日天明时,以片糕搭儿女头额,口中念念有词,祝愿子女百事俱高,乃古人九月作糕的本意。”——看到这条的时候,笑了,特意在儿子额头上敲了一记:“重阳节早上,我也拿片糕粘你额头上,哈哈~”
 
    “讲究的重阳糕要作成九层,像座宝塔,上面还作成两只小羊,以符合重阳(羊)之义。有的还在重阳糕上插一小红纸旗,并点蜡烛灯。这大概是用‘点灯’、‘吃糕’代替‘登高’的意思,用小红纸旗代替茱萸。”——看到这条的时候,儿子的脸上露出非常好奇的神情,我知道,他觉得这样的习俗蛮好玩的,而他还从来没见过。
 
    看到“两只小羊”的时候,宝贝小子特意反过来摸摸我,一副嗲兮兮依恋的样子:“你是大羊,我是小羊。”“哈哈,你才不是小羊呢,你是小猪。怎么样,重阳节妈妈也给你买几块糕回来,上面插上小红旗。”“恩!”儿子很开心,很快便带着期待睡觉去了。
 
    昨天晚上,老公又特意提起,这个星期五是重阳节。“怎么说啊,意思让我买些糕回来让你们吃吃?”“没那意思,只是想起来说说而已。现在哪还有买糕团啊!”“王家沙总归有的吧,明后天我去看看。”
 
    说到糕团,确实,现在已经很少能在街边看到以前常有的那种糕团店了。记得小时候,走出家门,不出几步,就有小小门面的一家,柜台都是玻璃的,人站铺面外,能看到玻璃柜台里很多品种的糕团,最常见的定胜糕、寿桃,还有我喜欢吃的赤豆糕、双洋团、黄松糕、核桃糕……更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呢,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也馋眼。
 
    感觉里,好像自从99年搬离建国路的亭子间后,就再也没有觅到过这样的糕团店,也很久很久没有尝过那些糕团的味道啦。除了偶尔,亲戚、朋友搬家,或做大寿的时候,拿来一对定胜糕,或两只寿桃,过过嘴瘾,回味老滋味一下。不过,总觉得,再也吃不出从前的味道了!
 
    最近几天天气不错,每天早上我都步行去公司上班。本来,公司离家就不算太远,坐23路电车,也就2、3站路而已,加上最近总觉得自己身上好像又多了些肉肉,为了达到保持姣好身材效果,我选择步行上班的方式。一路看看风景,闻闻桂花香,真可谓是一举几得的好事呢。
 
    今天早上,路过王家沙的时候,看到门口排着老长的队伍,这才想起,对啊,明天就要重阳节啦,大家都在买糕呢。看看时间,还算宽松,于是,就站在了队伍最后面,毛估估(上海话,估算的意思),前面也有20多人。不多久,我的后面又排上了10多个。
 
    这排着队的人,脚没停下往前跟的节奏,嘴也没闲着,有几个大妈大姨的就开始唠上了:“明天才重阳呢,怎么今天就那么多人啊?”“明天人更多,还不如今天就买了呢。”“去年好像没那么多人呢!”“现在人都喜欢凑热闹,以往很平常的习俗,都大肆渲染的,不热闹也变热闹啦。”
 
    听着他们之间的闲聊,我心里在笑:你们不也在凑这个热闹嘛!“我刚从‘绿阳邨’那过来,那里的比这好!”我心想,那你还过来干吗呢?“恩,我去年也买‘绿阳邨’的,比这里的合理,10元一盒,品种还很多的呢。”我又想,那你怎么也没在那买呢。“可惜啊,他们那到现在还没推出来,而且,还涨价了,一盒要13元啦。只能来这里买啦,还是10元。”
 
    哦,原来如此啊,难怪,今年这王家沙会多那么多人排队呢。看来,这几个阿姨妈妈们都是老顾客了,熟悉行情的。感觉这队伍怎么还不动呢?往前一看,原来买糕团的地方人挤成一团了。“我们这里排队,他们前面怎么可以插队呢?”这不,遵守纪律排队的人开始提意见、抱怨了。好在,不一会,店方就派人出来维持次序,总算又恢复了之前的顺序。
 
    这后面的人越来越多,把拐角处“工商银行”的门都给挡了。这下,银行的负责人到“王家沙”店里来提意见了。隔着玻璃,看着他们争执、解释、说明的那个场景,我看了觉得蛮好笑的。其实,银行现在也算是生意火爆的地啦,一有基金出台,总有很多人排队购买,常常连正常的储蓄业务都无法应对。就那么一两天,被买糕团的挡在门口,也没太大关系的啦。这说明,人民生活提高了嘛,才会有钱进行消费,也会有闲钱进行投资。
 
    忽然想到,以前计划经济时,因为东西少,常见排队现象,即使是政府配给的商品,也常常需要排队赶早才能买到。现在呢,生活提高了,物质商品丰富了,却居然又会产生排队现象。只是,此一时、彼一时的排队,意义已经完全不同啦。以前是万不得已,现在是凑热闹的成分多呢。其实,哪天都能吃到这样的糕团,却也就因为重阳这个节气,而让很多人宁愿排队购买,赶个时尚。
 
    12分钟后,终于轮到我了。只是,往那装糕团的周转箱里一看,就剩下一盒“双洋团”,还有两三盒“黄松糕”。“怎么没有啦?那边上的箱子里还有啥呀?你们怎么不拿出来啊?”我这还没发声,站我后面的那几位,已经喊出话来了。陆续地,店里又拿出很多盒,但就只有一个品种:黄松糕。
 
    先下手为强,买下那最后一盒“双洋团”,买了一盒“黄松糕”,抓了两把小旗帜,一共19元(当然,旗帜是不要钱的)。
 
    我提着糕团,离开王家沙的时候,就听得身后响起吵闹的声音:“怎么就只有这一个品种的糕啦,后面还有没有啊?”“没有啦,卖完为止。”“那我们排队排了那么长时间,不是白等啦。你们怎么不多准备一些啊?”“货来不及送啊。”“也不早说,这不是白相我们嘛!”“我最不要吃黄松糕了,你们这不是糊弄我们嘛!”……
 
    确实,在庆幸了自己还能多买到一盒“双洋团”的同时,也觉得商家的做法有欠妥当。既然知道即将节日,就该提早多备货源。人们都是冲着糕团来的,难免会希望买到多一些的花色品种,能满足一家每个人的不同口味。而且,不同糕团颜色也不一样,看着也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享受。只是,现在给人的感觉就有点,商家说了算的味道:你要买,就只有这些,不买拉倒,我还不怕没人买呢。
 
    说实话,要不是为了能让儿子见识一下重阳糕团,感受重阳节习俗的话,我才不愿意花那么长时间,凑这个热闹,排那么长的队伍,却只买回那两样糕团呢。吃,在我们这样的家庭里,其实,已经不算是特别缺憾的东西。平时如果想吃这些糕团,同样可以在别处买到,甚至品种和味道还更多呢。但每年就这样一个重阳节,既然已经答应儿子了,作为妈妈就该信守承诺。
 
    对了,最后还该提到父母,重阳节也是敬老节。本来也会多买些糕团给他们送去,不过,这两天,老夫妻两个去浙江参加“农家乐”五日游了,要明天晚上才回上海呢。当然,孝顺父母也不在于这一天,相信,如果我们有心,如果我们真心,关心父母可以是每天、每时、每刻!还有啊,有时间,明天别忘了登高哟!呵呵~

这里面有赤豆糕、桂花糕……

那个方糕,是我很喜欢吃的……

这个就是定胜糕和寿桃……

最前面的那个就是双洋团,里面有豆沙和黑洋酥馅……

  评论这张
 
阅读(689)| 评论(4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