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公主之心瓣

岁月悠悠,总有一些人或事,让我们依恋、回味……

 
 
 

日志

 
 
 
 

《原创》故去的邻家老伯  

2007-10-31 15:34:55|  分类: 行云流水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与人之间的熟悉感,常常是注定的,一旦遇见,无形中就会非常接受;人和人之间的亲切感,往往也是相互的,一旦相处,莫名间就会非常接近。很多时候,在我的脑海里,总会念起一年前故去的一位老人,与他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却有着比父女关系还要亲近的深厚感情。

    13年前,决定嫁给老公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愿意下嫁到他家那间小而简陋的亭子间。婚房的一切装修都由我自己设计、操办,大到木材,小到红贴纸,尽管破旧的小屋,却也被自己安排得像模像样。就在这样的装修阶段,开始了和小屋楼上邻家老伯的接触。

    初见老张大伯时,是我们决定结婚,准备装修新房的时候。之前虽然我有去过那亭子间,却都是晚上的时候比较多,没有遇到任何人。有天中午,老公带我去那亭子间“考察”房间结构,以便我构思设计方案。当我摸着陡峭的木楼梯扶手,艰难而上,才跨上家门口的平台时,就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招呼着我们:“哎哟,HY(老公名)今天怎么来啦?有事吗?这位是?”

    亭子间门口的平台上,放着一张大大的八仙桌,靠窗那边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伯,个头不高,却精神矍铄的样子。他就是发话的老人,看到我们上楼,笑容满面地热情站起身招呼我们。他的对面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听到老伯招呼我们的声音,艰难地将头慢慢偏转向我们这边,看她那样子,身体不是很好,行动不是非常方便。

    “这是老张伯伯,你就叫他大伯伯好了,这是大姆妈。”老公给我们相互引见、介绍。“大伯伯、大姆妈,这是小陈,我未来的老婆,我们准备结婚后就住在这里了,以后要你们多多关照啦。”“哦,太好啦!以后我们又可以做邻居啦,这下热闹啦。”张大伯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热情、慈祥、开朗的一位老人,说着一口宁波口音的上海话。或许,因为是同乡人,对他多了一层亲切的感觉。

    后来从老公那儿了解到,那大姆妈几年前就中风瘫痪了,每天的起居生活都靠大伯伯一人照顾着。尽管两位老人和小儿子、媳妇住一起,但做水产生意的夫妇很少有时间能照顾到两位老人的生活,我也几乎很难得能与他们有个照面的机会。对张家大伯伯,又多了一份敬佩的尊重,能够几年如一日,毫无怨言地照顾着病瘫的老伴,实在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

    结婚后不久,我没有上班,每天需要给住院治疗癌症的婆婆煮饭烧菜,送去。这样,几乎天天会跟大伯伯一起,挤在露台上那狭小的厨房里,洗菜、烧菜。露台上只有一个自来水水斗,我们两家的所有生活用水都依靠它。厨房很小,煤气灶并排在一起,往往一家烧菜时,另一家就没法转身了。不过,我和大伯伯之间总是相互礼让着,合理地安排着各自的用水和烧菜,我洗菜时,将他那份一起顺带洗了,他炒菜时,顺手替我翻炒一下锅里的菜……

    在这样的生活过程中,我和大伯伯之间有了越来越多的交流:已经73岁的他,是酱油厂的退休工人,是个老党员,还是50年代的劳动模范。育有6个子女,前三个女儿后三个儿子,最小的三女儿几年前患癌症病故了。对老人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打击。大伯伯自己,多年前因为肠癌开过刀,不过,个性开朗的他一直健康地活着,还辛苦地每天照顾病瘫的妻子……

    他是个非常有生活规律的老人:每天早上六点不到,大伯伯就起床,先服侍大姆妈的穿衣、梳洗,再去菜场买菜,同时将早点心带回来与大姆妈一起分食。之后,他会去附近的书场喝茶,听听评弹、戏剧;或步行、或乘车,到附近去转悠一圈。10点左右回来烧中饭,连带晚上的饭菜一起搞定。11点15分,他搀扶大姆妈从楼上挪动脚步下几格楼梯,在我家门口的楼台上吃饭。12点半后,他安排好大姆妈的在沙发上休息,自己拿着保暖杯去邻居家打麻将,5点准时“下班”回来热饭热菜,然后陪着大姆妈一起喝酒、吃饭、聊天。

    只要我在家,他们吃饭时,我会将音响的音量调大,或放上一张萨克斯管的CD,或是曼陀凡尼乐队的轻音乐。炎热的夏天时,我会特意将房门打开,室内空调的“冷空气”可以蔓延到他们吃饭的楼台间,让他们感受凉快。寒冷的冬天,我会拿条小被子,盖在大姆妈的膝盖上……等待老公回家一起吃饭的我,坐在门口的沙发上,边织毛衣,边跟他们两个唠家常,有时,也会应邀陪大伯伯喝上几杯。

    记得有次,得知大伯伯喜欢听俞丽拿的小提琴“梁祝”,我特意到书店给他买来一盘磁带,以后每次晚饭时,就放组合音响里让他听。第一次听到时,他好惊讶,也非常兴奋,边喝老酒,边跟着乐曲哼调,很沉醉的样子,却依然掩饰不住他那感激的神情。后来,我把家里的那个WALKMAN借给他,教会他随时想听时,就能听到“梁祝”的乐曲。

    “小陈,你真是一个很细心、又懂得体贴的闺女呀!没想到,这么有心,我一直想有机会听这个小提琴曲。真太谢谢你了!”看到他如此开心,我也感染到一种快乐。即使许多年之后,我们搬离了亭子间,每次他再见到我时,依然还会将那些旧事重提,每每眼中还是充满着激动和感谢。不过,遗憾的是,那盘磁带是小提琴和钢琴的协奏曲,大伯伯一直希望听到的是纯粹的小提琴曲,只是,我一直没有觅到……

    其实,住在亭子间的5年里,受惠最多的人应该是我们。上班不在家的日子,晾晒在外的被单、衣服,会被大伯伯收进、叠好;每次他清洗煤气灶时,会顺带把我们那边也冲洗干净;每个月的水电、煤气费单子,他都会替我交付后,一并交到我的手上;当我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他会烧一碗鸡汤面,敲响我的房门;有了儿子后,很多时候,他替我照看着宝宝,让我可以腾出手来做家务……

    即使后来住到新房子后,亭子间里的一切费用,他还是会替我交付收拢,每次见到我们时,跟我们“结帐”。那么多年来,因为一直有他的操心,让我们少了很多的后顾之忧。这样的一位老人,用他默默的关注和照顾,让我感受到一种莫大的温情,在我的心里,他是除了我爸爸、公爹之外的又一个父亲,甚至跟他之间的话语比和公爹的交谈还要多。逢年过节,我总会买几瓶他喜欢喝的“古越龙山”,酥软的糕点,当季的水果,去看望他,直到今年春节……

    2007年的大年初一,照例跟着老公,带着儿子,去看望亭子间老房子里的大伯伯。可当我跨进他家的房门时,就发现,屋子里的一切都变了,最是触目的居然是墙上挂在已然故去的大姆妈遗照边上的张家大伯伯的遗容。这一切对我来说是突然的,没想到,3个多月前的中秋节还被我们看望过的他,竟然已经撒手西归,不在人间了,享年86岁。责怪他家小儿子没有及时通知我们的同时,忽然觉得悲从心头起,眼泪已经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遗憾、懊悔、伤心,多种情绪混杂着,久久不能平静了。

    大伯伯是个识趣又体恤小辈的老人,2年前,大姆妈离开人世的时候,他眼见着儿女们手忙脚乱地拆卸楼梯,将遗体艰难的背下楼去,也明白小儿媳心里一直存在的害怕恐惧。在他觉察到自己身体不适的时候,硬要儿子将自己送到附近的医院住下。他情愿睡在医院走廊上的急诊病床上,也不同意回家睡在自己温暖的床褥上,最后,他就是在呼呼的走廊冷风中离去的……这样的一位顾家人、顾小辈,却委屈了自己的老人,离开人世之前,留给我们的依然是一份关爱和暖情!

    上个星期六,大伯伯的儿女来我家做客,为当时没有及时通知我们致歉,也不断念叨说:“自从你们搬离后,爸爸一直唠叨的就是一句‘我的好闺女搬走了,我们又冷清了,再也不热闹啦!’我爸爸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女儿,总夸你,是个非常懂事又乖巧的好女孩!”听到他们的转述,想到那么多年来,大伯伯一直对我的照顾和恩情,不觉又潸然垂泪的感觉……

    11月9日,是老人故去一周年的日子。感慨颇多的这几天,总会在浮现他音容笑貌的同时,念及他曾经给予我们的恩泽和温情,有时甚至觉得很遗憾,自己后来几年里,疏忽了对他的问候和关心,忙碌的同时,常常忘记了与他的交流和沟通,他最记挂的“小女儿”却还是疏漏了与他时常亲近的机会……谨以这篇语无伦次的凌乱文字,缅怀一下曾经让我倍感温暖照顾的邻家老张伯伯,希望他在天堂,一切都好!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46)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