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公主之心瓣

岁月悠悠,总有一些人或事,让我们依恋、回味……

 
 
 

日志

 
 
 
 

《原创》周末,只和小帅哥约会  

2008-03-15 17:14:30|  分类: 行云流水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周末,老公又“抛弃”了我和儿子,借着公事之名,混去成都游玩。
    男人出游,总有一个非常冠冕堂皇的理由:出差。
    有机会放飞的同时,却还总显得非常委屈似的,以“还不是为了赚钱养家”为由,让人体恤他辛苦的同时,不得不放行。
 
    出发前几天,老公在淘宝上看中一个旅行箱,让我给他拍下。
    搬回家的这个箱包,实则上体积也还是蛮大的,尽管分量还算轻便,但感觉上还是一个很正规的拉杆箱。
    星期四晚上,老公整理衣物时,我能够感觉出,他一门心思地想提着这个新家伙上路。
 
    “你就这么点衣服,放那么大一个箱子,不觉得有点浪费,而且显得特别一本正经的?”
    “还好啊。不放这个箱子,放哪里?”
    “我们不是原来有个小包的,可以背身上,也能放挺多的东西。”说着,把那帆布拎包兼背包给他从橱里翻了出来。
    “这个能放下吗?”
    “当然能啊,我保管你能放下两件羊毛衫,一件外套,还能放进许多小玩意。”
 
    老公站着,将这个包包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翻看了很久,一副不太愿意带它出行的样子。
    “就知道你啊,‘老鼠不藏宝’,想带个新箱包去出出风头、摺摺台型(上海话,显摆炫耀的意思)。”
    “呵呵,哪有啊,只是觉得能多放点东西而已。”
    “你有多少东西要带啊?以前没这个包时,你带个公文包出门都行,难道这次准备放两个人的行李?嘿嘿!”
    “啥两个人啊?侬只女人又胡说八道了。”
    “既然没那么多东西,又何必拎个大箱包呢。你不觉得有点太隆重的感觉吗?”
 
    可能,老公想想,我说的确实有点道理,自己也就不能再多坚持虚荣,将准备带着的衣物放进了帆布包。
    全部收拾妥当后,帆布包里真的还有很多空域,足够能再装下多件衣服。
 
    “我说得没错吧!上次我跟你儿子去广西时,就用过,当然知道它的容量。再说,男人出差,要带个大箱子干吗,又不是出国。拎个不起眼的小包,不是更安全。”
    “那这个箱包不是白买啦?”
    “怎么会呢?!哪天,我们两个一起出去旅游时,不就能用上啦。跟老婆一起,风光隆重点,不好吗?”
    “侬只女人哟,就是花头多,‘作’来。”
 
    拿我没辙,老公最后的杀手锏就只会用“作”来堵了他老婆的道理之言。
    有时真的发现,男人一旦觉得说不出道理反驳女人时,往往是非常无赖的。
    他们不会承认自己的无理和错误,还硬要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女人头上,好像错的总是女人,好像宽容大度的总是他们男人。
    懒得跟他理论,反正,胜利的结果就是,他依然拎着我给他的帆布包,出门。
 
    今天周六,少了一人的大床依然温暖无比。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习惯醒后赖床不起。喜欢闭着眼睛,任由思绪穿梭,回味无数甜蜜过往,编织无数美好故事。
    春梦了无痕,却因为有如此的白日发梦机会,让人无限惬意、慵懒。
 
    忽然,响亮的电话铃声,把我从遐想中拉回。
    接起,妈妈来电。询问我们今天的安排,问及是否要去他们家里吃饭。
    “不了,我今天约小帅哥一起吃披萨。”
    “啊,那我也一起去!”
    “你去干吗呀,你又不喜欢吃那洋玩意。”
    “那我也想跟小帅哥一起共进午餐啊。”
    “好好交,好伐?你就好好休息吧,就我跟他两个,方便。”
    “哈哈,好好,跟你闹闹,那你们就去吧。”
 
    这个小帅哥,不说也知道,就是我们家的少爷,我的宝贝儿子。
    前几天,问他最近想吃什么时,他不加思索地脱口而出:“披萨!”居然还跟上一句:“已经很久很久没吃了。”
    看他那向往的馋样,就知道,是该找机会对付他那几条馋虫的时候啦。
    正好,这两天老公不在,把我们母子扔下,那我这个做妈妈的,还不如做一次好人,满足他的这个愿望。
 
    阳光明媚的春日里,即使偶尔仍然有凌厉的春风吹过,却已然不觉得肃杀和刺痛。那风吹拂在脸上、身上的感觉,已经柔和许多。
    甚至感觉,春风拂面的同时,也将那和煦抚过心怀,让你不由地滋生出很多涟漪,漫溢而出的是无限柔情、妩媚性情。
 
    走在满是耀眼光芒的大街上,忍不住回头拽住小帅哥,一路前行。
    却发现,他会很快挣脱我的手臂,保持一拳距离并行在我身边。
    “干吗?现在不要妈妈拉着啦?”
    “我自己会走的,你不用拉着我。”
    “小时候,你不是一直很黏糊妈妈的吗?”
    “现在大了呀,拉着走,不方便。”
 
    得,以前那个,一到马路上、人群里,就死命抓着妈妈的小男孩不见了,取代他的是如今身边这个,和我始终保持着不近不远距离的小帅哥。
    他,开始“嫌弃”被我这样的一个大女人拉着同行,正在试图表现男人独行的风范。
    看着走我身边,几乎快与我齐头的儿子,心里充满成就、自豪感的同时,也莫名有种怅然的失落。
    渐渐长大的儿子,不再依恋和需要母亲的爱护。至少,在公众场合下,他已经力求表现一种独立。有时,甚至对我们过多的关注抱以一种抵触和厌恶的态度。
    孩子大啦,总有一天会离开我们的怀抱,去独自面对一切。或许,这就是一个成长、历练的过程。
 
    和小帅哥走进南京西路上的必胜客,点了他喜欢吃的洋葱圈、烤鸡翅,经典清爽的“乳酪大会”披萨。
    儿子对于食物的喜好,有种执着的认定。
    在必胜客里,尽管有很多品种的披萨饼,但他始终最爱的选择,就是不加任何原料的,只有番茄酱和乳酪做成的单纯披萨。
    即使世面上供应的烤鸡翅品种越来越多,价格也越来越便宜,但他情由独衷好滋味的依然是必胜客里那一盘四只的烤翅。
    如果,把对食物的偏好引申到对感情上,有时我真觉得,执着于自己接受和喜欢食物的人,往往也会是对感情专一的主。
    或许,儿子就是如此的。
 
    正在我和小帅哥海阔天空闲扯、享受美味的时候,手机短信提示吸引了我的注目。
    “你们今天在做什么?”沉默无声了昨天一天的老公,总算在此时想到了我们娘俩。
    平日周末全家一起外出的日子,如今因为他的出游而只剩下我和儿子。看到他的短信,再看着身边别人一家三口一同进餐的情景,心中难免有些不快。
    “不告诉你!反正你不管我们的。”既然他无暇照顾到我们,不如,让他彻底放怀不顾。
    “哈哈,戆大!”我的故意使坏,并没有让老公产生过多担忧,反而被他嬉笑一番。
    看来,这臭男人一定感觉得到我对他的嗔怪不满,也拿捏准了我是不会亏待他的宝贝儿子的。
 
    儿子终于过了嘴瘾,解了馋。而我这个和小帅哥约会的老妈,并没有在一个如此明媚温暖的日子里,落实我所预想的一切:
    我想去公园散步;我想去商场选购春装;我想去美容院做脸;我想去修剪头发;我想去电影院看场电影;我想……
    和小帅哥约会的代价,除了买单付钱权利,更有保驾送回义务。
    然后,还得无奈地看着窗外明晃晃的太阳渐渐西沉,却只能一直呆在房间里,做个督促小帅哥学业的陪读老师。
 
    真希望,哪天,也找个机会,把老公和儿子撂在家里,让我也有机会独自一人出游一天,和我倾慕已久、所期待的悠闲、潇洒生活,来个亲密约会!
  评论这张
 
阅读(799)| 评论(6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