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公主之心瓣

岁月悠悠,总有一些人或事,让我们依恋、回味……

 
 
 

日志

 
 
 
 

《原创》女人,“作嗲”还是“作事”  

2008-06-17 22:51:04|  分类: 创作文学的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说上海女人会作,其实,只要是女人都爱作。
    作(喜欢闹闹小脾气),方法各不相同,目的却都一样,无非是跟喜欢之人撒娇、黏糊得多些,最根本的还是希望所爱之人能对她多些关注、关心和关爱。
    只是,会作的女人,就是作嗲(妩媚、爱怜的表现),不会作的女人,就变成了作事(无事生非的结果)。
    而女人会不会作,还不是最主要的,关键还在于男人能不能将“作事”演化成“作嗲”,才算是真有本事的。

                                                               ——引子

 

    周日上午,女人就觉得浑身酸疼,以为是累,多睡会就好。
    一觉睡醒,已近中午。想起,头晕眼花的,无力,才想到,是否生病啦。拉开嗓子:“老头,老头……”
    本就虚弱的声音,如弹进了棉花堆里,根本没点回音。
    “老头……”即使扯开喉咙,带些恼怒,仍然显得微弱,没有任何作用。

    “妈,别叫啦,爸爸出去了。说老同学聚会,晚上也不回家吃饭,让我们自己解决。”
    “啊?!他怎么没跟我说起过啊。”
    “他是接了个电话才走的,看你睡得香,没叫醒你。妈,你怎么啦?”
    “哦,没事,有点不舒服而已,老毛病啦。儿子,你想吃什么,妈妈起来给你做。”说着,女人想起身。
    一阵晕旋,跌坐在床沿边。
    “妈,你就歇着吧,我又不是孩子了,你想吃什么,还是我给你煮吧。”懂事的儿子,看妈妈如此状况,忙扶她躺下,“要不,我陪你去医院。”
    “没事没事的,你难得回来一次,也多休息休息吧。这不,本来应该妈妈给你烧些好吃的,这下,还得让你服侍我了。”
    “哎哟,妈,母子之间还说这样客套话呀。你先躺着,我马上给你煮面条吃。”

    女人看着儿子走去厨房的背影,心疼之余,不由地怨恨起自己的男人来。
    “这家伙,难得一个周末休息,居然还溜出去玩,也不知道在家陪陪我和儿子,一点都不把我们放眼里。”
    越想越生气,拿起电话:“你去哪啦?”
    “哦,老同学聚聚,你醒啦。”
    “你最好我一直不醒,你就自由了,是吧?”火药味一浓,这说出来的话自然就不中听了。
    “怎么这样说呢?”听得出来,男人说话尽量保持平缓声调,即使反驳,也依然带着微笑的神情。
    “怎么不是啊!我不舒服,你还往外跑,你哪还把这个家,把我放心上啊。”
    “哎哟,我哪知道你病啦,要紧吗?”陪着小心,声调却依然是平和的。
    “暂时还死不了呢!你给我早点回来!”也不是特别不讲道理的人,更知道,一时半会他也不会回来,给了个通牒。
    “恩,知道啦!你就多休息休息,有什么需要,让儿子帮你弄。”
    “还好啊,我还有个儿子,不然……”她还没说完,男人已经挂了电话。

    “这臭老头!”想发脾气,也得有个对象,这个时候,即使再生气,也没有人给她骂,于是,只能咽下这口怨气,憋着。
    吃过儿子烧煮的菜汤面,吃了感冒药,女人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等她再次醒来时,天色已近黄昏。
    “儿子,儿子……”
    “妈,怎么?”在隔壁自己房间里上网聊天的儿子,听到呼唤,急忙冲了进来。
    “哦,没事,你爸爸呢,还没回来?”
    “恩,没有。他不是说了,晚饭不回家吃,他也难得出去聚会的,你就让他玩得尽兴点吧。”
    “知道我生病,怎么还不早点回来呢。这老头,平时说得好听来,一出门,就什么都忘了,哪还管我死活呀。”
    “妈,你这不还有我嘛。哦,我给你熬了点粥,你现在想吃吗?”
    “乖!”看到儿子如此体贴、懂事,她又有些心疼和不安,“我现在不饿,你去玩吧,我没事。”

    女人,很多时候就是如此,孩子是她生的,总怕怠慢和亏待了宝贝,总怕累着了儿子。想想儿子平日在大学读书,难得周末回家一次,却还要他来伺候自己,做妈的居然感到不好意思。
    而此时,她将对儿子的心疼和愧疚情绪,转化为对老公的怨恨和不满。很想再打个电话过去,将一腔怒火发泄一通,可又顾及自己一贯来的贤惠、通达形象,竭力克制住自己的冲动。
    越急切地等待男人的回归,越觉得时间的缓慢和漫长。时钟已敲9点,她还是没有听到大门外钥匙开门的声音。
    “这男人,越来越不象话了!知道我生病,居然还不知道早点回来,看来,真的是不把我放心上了。”生病的女人,最在乎自己所爱之人能时刻陪在身边,而男人此刻的晚归,让她很自然地将他这样的表现,上纲上线到“无情无义”的高度。

    实在忍不住,她拿起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你玩得连生病的老婆都可以不顾啦,是否嫌我是你的累赘,巴望我快点死啊!”
    这女人,其实是很希望他快点回家来陪自己,却偏偏用这样恶言恶语来诅咒自己,刺激、冤枉男人。
    她哪舍得如此死去啊,她更不会愿意就这样轻易地“放”过男人,即使是真的生命终结之时。女人,很多时候,说出来的都是反话,恶语的背后,是她不想要的结果。
    很快,短信回复过来:“没有啦,我们有几个同学才来一会,难得遇到,开心嘛。你不舒服,就先早早睡吧。我尽快回来,尽快回来!”

    10:45,大门外钥匙响,男人带着微醺跨进房门。
    “我回来啦。老婆,你好点没?”尽管,男人遇到老同学的兴奋劲还没过去,可一回到家,就立刻回复到一本正经的居家男人身份。
    “你还知道回来啊!别回来啦!你还要这个家,你还要我啊?!……”这下,一天的怨气、憋气,终于找到了决口,一发不可收拾地倾泄而出。
    “我不是已经早早回来了嘛,我们同学都还在那儿喝着、聊着呢。看你还有精神说我呢,也没很严重啊,呵呵。”男人尽管对女人如此“十万火急”的催归令有些不满,却还是尽量保持好脾气开着玩笑。
    “哟,那你意思,我还坏了你的好事啦,意思我装病,骗你啊?”生气时的女人,听到任何话都是不对味的,她根本没觉得玩笑有任何幽默感。
    “不是不是啦,你还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去弄?”
    “不吃啦,气都吃饱啦!”
    “谁气你啦?”
    “你呀,你巴不得把我气死,好重新再找一个,是吧?”女人开始伤心起来,喉咙口有些哽咽。
    “哎哟,你瞎说什么呀,我难得去参加一次同学聚会,你至于气成这样吗?”
    “我知道,你那个谁谁谁,读书时就很喜欢你的,现在是否还追着你,等着跟你复合啊?”
    “这,哪跟哪啊。你,无理取闹的!不可理喻!”

    男人万般无奈的退出卧室,看到站隔壁门口烦躁不安的儿子。
    “爸爸,你们没事吧?”
    “哦,没事没事,你妈妈发神经呢?”
    “谁发神经啊,你恨不得我变神经病,是吧?”这女人,耳朵倒很灵敏的呀,男人那么轻声的一句话,她居然都能听到。
    “爸爸,算啦,妈今天不舒服,一天都没啥精神的,你就让着她些。”
    “我,我已经提早回了,她居然还……唉!”
    “你也知道妈的脾气,她也就跟你作作,闹点情绪,还不就指望你哄哄她嘛。算啦,你就别跟她吵啦。”

    男人抬头,意外地望着儿子,他没想到,这话会出自宝贝儿子的口中,才发觉,儿子真的长大成人了。
    拍拍儿子的肩头:“放心,我们没事的。我去给你妈下碗小馄饨,一会就去哄哄她。你去玩你的吧,不用担心!”
    男人无奈又自嘲地摇摇头,走进厨房。
    儿子望着老爸日趋弯曲的背影,些许感慨:“做男人真不容易啊,尤其要做个好男人,更不容易啊!”
    他回到电脑前,与MSN上的女朋友发了句:“有时,真的觉得爸爸也蛮可怜的,那么好的一个男人,我妈还作些啥?”
    “女人嘛,作来作去,无非是作嗲,她也就是想让你爸爸对她更好点,更疼她而已。”
    “你们女人啊,真是作啊!”
    “说啥呢?!”对面发过来一个恶狠狠的表情……

    男人端着一碗飘着麻油香的小馄饨走到女人的床边:“好鲜的馄饨哟,来,趁热吃吧!”
    “不想吃!”女人别过头去,不理。心里呢?
    “你闻闻,很香的呀,来吧,吃一口!”如哄个孩子似的。
    “不吃!你自己吃。”依然板着面孔,由着性子。
    “我哪吃得下呀,来嘛,我喂你,真的很好吃哟,天下第一美味呢!”哄吧哄吧,男人哄着不会错。
    “别讨好!瞧你那嬉皮笑脸的心虚样,哼!”这时候的男人,再好也是一万个不对,可嬉皮笑脸的样其实已经拔掉了女人的“气”门,不再发火生气。
    “嘴巴张开,再不吃就凉啦。”男人调羹伸到了女人嘴巴前,女人白了他一眼,好像很不情愿地,其实已经很受用地张开了嘴。
    一碗馄饨,很快消灭了。
    男人经过儿子房间时,看到儿子对着自己微笑,并做了一个“V”的手势。
    他轻轻地笑了笑,这样的胜利,得来不易啊,他甚至觉得,比自己年轻当兵时,行军演练更累、更疲惫。

    男人洗漱完毕后,爬上了大床,钻进被窝。
    “你们今天同学聚会,都去了几个人啊,那谁谁谁,去了么?”女人,一旦男人回归了自己的被窝,就开始精神百倍,早就将自己的病痛忘记得一干二净。
    “恩,去了。”男人并不想隐瞒什么。
    “哦,她跟你说了什么吗?你跟她……?”这一追问起来,可就没完没了喽。
    “老婆,你身体不舒服,还是早点睡吧。”男人的酒性已经开始发作,被女人折腾到现在,早就筋疲力尽了。
    “不行,你快说,你看到她是否还有感觉?”
    “我现在的心里啊,只装着你一个……”男人敷衍着说出这句口是心非的话,然后,给了她一个大大地拥抱,“睡吧!”
    “切,说得好听,谁信啊!”而此刻的女人,即使知道男人的话不可当真,却还是非常受用,他的拥抱,更让她顷刻间变成了乖乖猫。

    很快,男人就睡着了。
    女人侧身看着他熟睡的样子,心里,忽地涌起一股柔情。
    曾经很帅气英俊的他,如今已经潇洒不再,微胖的脸庞,稀落的头发,甚至有些丑陋。
    此刻的他,嘴巴一翕一合的,此起彼伏地打着呼噜,那声音在如此的静夜里,非常噪耳、吵闹,但她却觉得,踏实、安稳。
    她已经习惯了他在自己身边,习惯了偶尔作一下,他会哄着她、宠着她的无理。
    其实,她也知道,常常他并无过错,而她,只是想借着作,跟他发发嗲,而已!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就验证了文章第一句。哈~)

  评论这张
 
阅读(6454)| 评论(98)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