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公主之心瓣

岁月悠悠,总有一些人或事,让我们依恋、回味……

 
 
 

日志

 
 
 
 

《原创》小生日,也要过  

2008-10-15 10:46:14|  分类: 臭老公和香老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说,我很在乎生日,无论自己本人的,还是我所在乎的亲人、朋友。
    今天,是臭老公的生日,恰逢上班日,考虑到儿子,平日作业很多,于是,这样的生日就不适合举家外出聚餐、热闹。
    “生日怎么过?”
    前两天就有问过老公,他无所谓地答:“小生日,不用放心上。”
    他说无所谓,我又怎么可能不放心上呢?!
    生日礼物,已经以惊喜礼包方式甩给他了,穿上身也早就秀过多次。但是,真到了生日这天,我依然还是希望能给他一个庆祝的形式。

 
    昨天晚上,妈妈就在MSN上问我:“你老公生日怎么庆祝?”
    回答:“老公说就在家过。”
    “哦,那记得吃长寿面啊!”妈妈,一直来也是非常在乎家人重要日子的,或许,我的个性里有她的遗传。
    上班的时候,就一直在考虑,是否该去给老公买个蛋糕。
    先电话回家,关照保姆晚上下一大碗面条。然后,给老公去了个电话:“给你去买个生日蛋糕,好吗?”
    “不用啦,小生日嘛!”
    “不用很大的啦,吃不了,明天儿子也能当早饭呀。”
    “哦,那好吧,我一会早点来接你。”

 
    早早下班,老公驾车接我回家途中,绕到新闸路上的“红宝石”。
    “你身边有钱吗?”我下车前,他追问了一句。
    “有,下午还特意去银行取了。既然是送你蛋糕,那就一定是我付钱啦。”香老婆依然大方。
    进店,挑了一个8寸的裱有两朵粉花,非常精致、清爽的鲜奶蛋糕。
    “要几岁的蜡烛?”营业员问。
    “呃,糊里糊涂吧,不要年龄蜡烛了。呵呵,给我小蜡烛,有吗?”
    接过营业员递来的彩色棒形蜡烛,提着扎上红丝带的蛋糕,上车。

 
    “老公,不管是大生日还是小生日,我都喜欢庆祝度过。不在乎年龄的增长,而是把每个生日作为一个新起点,算是又一次的重生吧。一切不顺或不快,都划上句号,生日这天后,又将是一个簇新的世界。”
    “你呀,花头经总归最透!”尽管他打击我的热情,但我能感受到,他确实非常乐意接受这样的一种生日庆祝的说法——谁不希望自己一切都好呢?!
    “那我祝你,生日后,生意越来越顺,钱越赚越多,身体越来越棒,对我么,越来越好!呵呵!”祝福之时,也不忘了把自己的幸福附带上。
    “呵呵,好,我一定努力加油!”他也夸张地做了一个握拳的动作。
    其实,对我来说,夫妻能够和睦,儿子能够出息,生活能够安顺,就是最大的满足。

 
    晚上,儿子放学回家,接过他沉重书包的同时,问他:“知道今天啥日子?”
    他睁大眼睛想了半天,摇头。
    “这么重要的日子都不知道?”真没想到,儿子居然没放心上。
    又想了想,最后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知道!”
    “臭宝贝,今天是你爸爸生日啊。”
    “哦!”儿子朝老公望了望,转身进卫生间,洗手。
    “这儿子,就记得自己的生日。”老公嗔怪儿子自私。
    “哪有啊,我记得妈妈生日的!哼!”反驳老公的话,倒让我这个当妈的获得小小的满足感。总算,这儿子没白疼,花他身上的时间和精力没白费。

 
    晚饭,保姆烧了一大碗菜汤面,每人捞了一小碗,儿子索性把剩下的大半碗面条统统搬到自己面前:“我不吃饭了,就吃面条吧。”鸡毛菜汤面,确实清口、鲜美。
    老公开了一瓶啤酒,嘬嘬红烧梭子蟹,挟两口青椒土豆丝,白切蹄胖肉蘸蘸酱油……吃得津津有味。
    儿子已经把大碗面条消灭了,不时拿起老公面前的杯子,喝上两口啤酒。
    男人和男人之间最好的沟通形式,或许就是合喝一瓶酒的时候。
    我问儿子:“你该知道爸爸最想要的礼物吧?”
    我们家这爷俩经常也是闹来闹去的,小老头总腻着儿子,宝贝总是厌烦他的过分亲密。只有生日的时候,我知道,儿子是绝对不会扫了爸爸兴致的懂事孩子。
    儿子忍不住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默契的,老公也西咯咯地得意起来,把半边脸凑近了宝贝。
    “啵!”知道他爸爸最希望的礼物就是亲他一下,乖巧的儿子不失时机地送上生日礼物……
    “哈哈……”全家都被惹笑了。

 
    最后,端上蛋糕,儿子给插上三支不同颜色的细棒蜡烛。
    “许愿吧!”
    老公郑重其事地闭上眼,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念念有词。
    我信,他的愿望一定美好!我也默默许愿,全家一切都好!
    老公切开蛋糕,分给儿子大大的一块,还是裱有鲜花,带着樱桃和巧克力的。
    后面,我接过他手上的塑料刀,一一切分成几小块,给老公、自己、保姆。
    “臭老公,要不要‘花’啊?”忽然的一个念头,让我又忍不住和他嬉闹、调皮一下。
    “不要吧?”老公还没意识到我的“坏意”,随口回答。
    “真的不要‘花’?”把那“花”字故意念得很长,很响。
    这次,他总算明白了:“嘿嘿,又使坏。你给我‘花’,我都不敢哟!哈哈!”
    ……

 
    “剩下那一大块蛋糕,送你爸爸妈妈家去吧,让他们也分享一下。”仍然喝着啤酒的老公,忽然这样说。
    “哦,你倒还蛮有孝心的,记得我爸爸妈妈。”
    “一早,丈母娘就给我发来短信,祝贺我生日。她都那么记得我,我怎么能不懂事呢。”哟,这家伙倒还真的很知道好歹的呢。
    “好吧,装一个保鲜盒里,让小Z帮我们送去吧。”
    保姆回家前,特意替我们去妈妈家绕一下,送上我们的心意。
    尽管,那只是剩下的一块蛋糕,但其中的甜蜜已经被扩大、分享,渗透其中的更是老公与我父母之间的深厚情感。

 
    小百合把幸福的一家比喻成蜜罐,我想,这样的甜蜜家庭谁都希望永远拥有,永远能够甜蜜着……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3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