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公主之心瓣

岁月悠悠,总有一些人或事,让我们依恋、回味……

 
 
 

日志

 
 
 
 

《原创》非亲之亲戚  

2009-02-24 22:20:08|  分类: 行云流水的日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满月酒

 

    早在冬至扫墓那天,老公的过房哥嫂(过世婆婆认的干儿子)就关照,2月他们的外孙双满月,让我们务必要去吃满月喜酒。

    周六,早早起床,将前几日就封好的红包装进包里,提了个水果篮,驱车前往浦东三林的农家,那儿是他们女儿婆家的老宅。之前,就被特意关照,中午就要过去开吃,还得留着吃晚上的正餐。

    车行1个多小时,三林地区正修路,加上他们住的地方又属农宅,根本没有门牌,很有方向感的老公,也绕了半天,终于在通话联系后,循着指点,才找到吃饭处。

    平整的小道,不再是泥地,却还是界限分明地将农田和农舍分道两边。绿油油的蔬菜田,潺潺流水的小河沟,红瓦白墙的“乡间别墅”楼,将一派久违的农村景象呈现于我们的眼前。

    更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被带去吃饭的地方是村里的大会堂。我们进去时,300平米的大房子已经坐了满满一屋子,18只大圆台面桌子的人。除了亲戚那几桌,其余的都是乡里乡亲的邻居、村民。

    这样的场景,在我的记忆里,几乎已经淡忘了痕迹,对儿子来说,更是少有遇见的热闹场面。

    天气寒冷,穿着大衣就座,倒上橙汁,拿起筷子就开吃。

    上菜速度很快,那上菜的男子根本不管菜盘子摆放是否稳妥,也不管先前桌上的菜是否已经吃完,新上来的菜都被不断叠起、垒高。

    笑:“他上菜怎么一直往上垒啊?像搭积木似的。”

    “乡下吃饭都这样的,叠得越高越好。”

    看来,这筷子非得像雨点才行,不然,下面的好菜还没吃到,就会被上面叠起的新菜覆盖。无奈,只能自己将一桌菜肴整顿腾空,给再次上桌的新菜有个“落脚”之地,好让我们吃相“文雅”些。

    大鱼大肉之后,老公问哥哥:“有没有新鲜蔬菜啊,我们刚才经过,看到农田里好多呢。”

    一会,哥哥的亲家母过来打招呼,中午来不及采摘,只能晚上。

    饭后,还得留下吃晚上的正餐。按乡下规矩,这样的喜酒要吃三天。听说,前一天晚上,他们已经吃过一顿集体大餐,后一天还要再吃一天呢。这样的风俗,蛮有趣的,也非常热闹。

    离晚餐还早,我们一家三口去浦东世纪公园消磨时光,踩踩四轮老爷车,赏赏开满枝头的珍品梅花。

    5点,赶回吃饭处,被邀进入他们亲家的娘家(过房哥哥女婿的外婆家)看双满月的小毛头。

    抱起婴孩的时候,一旁的过房嫂嫂笑称:“宝宝,年轻的小外婆抱你啦!”才恍然,我已经是外婆的身份了!

    我面子很大,之后的2个多小时里,就算前往吃饭的大食堂,小外孙也一直在我手中抱着。过房嫂嫂还不时过来关照:“不要让其他人抱!”

    这个霸道的正宗外婆已然将她的外孙当成了独占的宝贝,甚至不乐意她的亲家抱自己的孙子。

    小外孙在我这个“小外婆”的臂弯里很乖,喝过奶后,一直甜美地睡着。

    我左手托抱着他搂在胸前,右手夹菜、吃菜。这样的状况,倒让我成了国宝级照顾对象,和我们一桌的宝宝的太外婆和姨婆都不断地给我夹菜盛汤,伺候周到……

    当小婴孩被他妈妈抱去给众亲戚、朋友过目时,我才发现,长时间抱着他的左手无法控制地颤抖着,手臂处酸疼。老公笑话我:“你老骨头了!”哪会啊,明白,只是很久很久没有抱过孩子的体会,也是长期缺乏锻炼的缘故。

    面子更大的是,过房哥哥的亲家特意从田里割了一大包新鲜菜苋递到老公手上:“他叔叔(跟着过房侄女称呼),酒席上没法让你尝鲜,这个才摘下的你就带回去吃吧!”

    老公得意:“这舅舅和叔叔,总归是身份最尊贵,面子最大的。”

    顺带沾光的还有我,小外孙一个晚上一直能被放心地抱我手上,彻底过了一把非亲“外婆”的瘾!

 

乔迁之喜

 

    上周接到我的小阿姨电话,请我们全家去她的新居吃饭。

    妈妈从小被送别家做养女,于是,我一出生就有三个没有血缘关系的阿姨,但彼此之间感情很亲、很近。

    周日,儿子上午英文补习后,去妈妈家吃中饭。前一日晚上,特意把才摘下的新鲜蔬菜送去妈妈那儿,终于,老公吃到了一大碗水嫩的农家菜。

    小姨夫是个能喝嗜酒的人,老公特意买了两瓶“五粮液”的礼盒装。爸爸妈妈也去“凯司令”订了蛋糕,提了水果。

    兰溪路上的高层,很容易就被找到。按响门铃后,小姨夫开门,一屋的温暖扑面而来。

    装修一新的房子,很有特色,尤其欣赏他女儿房间的构思,被装修成日式“塌塌米”风格,中间有个伸缩方桌,平日可以围坐喝茶、打牌。晚上睡觉时,缩下小方桌与地板平,将墙边的铺盖、被子平摊,就是一张大床。更关键,整个地板下其实都是储物柜,可以放进很多杂物。

    儿子带去未完成作业,就在那个小房间里,悠闲地作业,不时好奇地东张西望。我呢,懒洋洋地倚坐在门口墙边,放松自在地听妈妈和三个阿姨“忆苦思甜”,新旧生活对比。不时,举起相机,留影。

    17点开饭,小阿姨亲自下厨,让我们尝尝她的手艺。

    小时候的印象里,小阿姨是三个阿姨中最娇生惯养的一个,加上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很少动手做事。没想到,现在却是姐妹当中最会做菜的人。

    小姨夫得意地将此“改造”功劳揽到自己身上,“都是我教的!”

    确实,小阿姨能有今天红光满面的神情,拥有滋润色彩的生活,小姨夫功不可没。他赚钱享受的生活理念,规律自在的生活方式,潇洒乐观的生活态度,令我们赞叹、欣赏,也颇有同感。

    一直来,我都是阿姨、姨夫们喜欢交流的对象,善良本性加上乖巧懂事的分寸,从小到大,总能过多地获得他们的宠爱。

    我调侃自己:“是个介于传统和现代之间的女子,你们的任何话题我都可以接茬。”

    更能让姨夫们接受我的还有天生好酒量,他们可以畅怀地与我喝酒、干杯,毫无顾忌。

    “我最喜欢和你喝酒聊天,老有米道的。以后有时间,经常来我家,陪姨夫喝喝酒、说说话吧!”

    一个晚上,小阿姨烧的菜味道幽幽,频获夸赞。享受美味的同时,小姨夫还用胶木唱片为我们播放背景音乐,舒缓的轻音乐,给整个晚餐增添了不少浪漫氛围。

    小姨夫说笑之间,一直不停地给我添酒——干红葡萄酒、血糯米米酒、金奖白兰地……幸好,二姨夫加班没在,不然,我一定逃不掉白酒的历练。

    喝酒叙旧的夜晚,时间流淌得飞快!

    夜雨绵绵的冷夜,道别离去之时,带回满身的亲情暖意。甚至,炽热一夜(酒精的力量!),梦里到处寻找“酸梅汤”,解渴……

《原创》非亲之亲戚 - 玫瑰公主 - 玫瑰公主之心瓣

(世纪公园梅花绽放枝头,红得鲜艳、夺目)

《原创》非亲之亲戚 - 玫瑰公主 - 玫瑰公主之心瓣

(洁白的梅花之间,点缀着一朵粉红梅花,更显娇艳)

《原创》非亲之亲戚 - 玫瑰公主 - 玫瑰公主之心瓣

(一大片碧绿草地上,白色亭子矗立,分外卡通、醒目)

《原创》非亲之亲戚 - 玫瑰公主 - 玫瑰公主之心瓣

(花岗岩石凳上端坐,绿色背景衬托出黑色大衣、红色背包)

《原创》非亲之亲戚 - 玫瑰公主 - 玫瑰公主之心瓣

(儿子坐在塌塌米房间的伸缩台前,作业)

《原创》非亲之亲戚 - 玫瑰公主 - 玫瑰公主之心瓣

(悠闲放松地席地而坐,惬意、别致,令人喜欢的感觉)

《原创》非亲之亲戚 - 玫瑰公主 - 玫瑰公主之心瓣

(八个冷盆色彩丰富,荤素搭配,广西熏肉难得一尝)

《原创》非亲之亲戚 - 玫瑰公主 - 玫瑰公主之心瓣

(酱汁大明虾鲜美入味,大闸蟹拆出的蟹肉羹已经吃得所剩不多)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29)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