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公主之心瓣

岁月悠悠,总有一些人或事,让我们依恋、回味……

 
 
 

日志

 
 
 
 

《原创》逃离  

2010-02-02 11:51:31|  分类: 创作文学的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逃离 - 玫瑰公主 - 玫瑰公主之心瓣

 

    岁末年底,又将农历新年,集团上下的各个公司忙着年会聚餐。
    小朵所在的部门隶属总裁办,人数不多,自然无法独立成会。还好,领导体恤,让她们几个跟华东区分公司凑一起,算是蹭上一顿丰盛的年夜饭。
    小朵是9月来的公司,之前做的那家民营企业没有这样的年终聚餐。最多,放假前,老板请几个精英分子外出吃一餐,而她这样的小巴辣子是轮不到这样机会的。
    一个下午,她都非常期待晚上的年夜饭。看看周围的同事,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平日里很少看到的短打热装,统统亮相。虽然,这天的小朵也精心装扮一番,但她还是不敢过分招摇,毕竟,自己还是一个新人。一贯的清新休闲装,配合恤衫的青苹果绿,她戴了一副小绿叶状的耳钉。
    下班后,四个女孩子坐上办公室的专用小车,被送到了淮海路上的锦江小礼堂。一进餐厅,扑面而来的热浪,暖空调加上高涨人气,小朵马上觉得有股热量从身体里窜出,不多一会,她白皙的脸庞升腾起红晕……
    这个时候,她才明白,同伴们的薄衫短裙是明智选择,而包裹在薄绒卫衣里的她,分明有汗滴慢慢滋出的感觉,还有牛仔裤里的连裤袜,已经紧紧贴在大腿的皮肤上。
    坐立不宁时,华东区分公司的几个部门经理过来敬酒。平日里,小朵和他们接触并不多,只是上两个月给他们准备出国培训的材料,填写简历表格时,见过几次。其中,有几个证明材料不齐全的,没少让小朵来回折腾。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一众人到了桌边,小朵也跟着姐妹们,端起手中的橙汁杯站起来,挤出职场式微笑,回应。
    “不行不行,你们怎么都喝饮料呢。倩倩,你就别装了,换红酒。”“谁怕谁啊!去年不知道谁喝到后来钻台子底下去了呢。哈哈!”倩倩在公司做得时间最长,和他们一班经理们已经混得很熟。爽快地换过酒杯,斟上了满满的一杯红酒。
    “我们可不像倩倩那么会喝啊,少倒点吧!”其他的姐妹们也在男人们殷勤的劝说下,意思意思地倒了点红酒。
    小朵一直端着手中的橙汁,推托着:“我不会喝酒,我就喝橙汁吧。”本来就热红的脸上,更添上了一抹浓彩。
    “那怎么行啊,今天年夜饭,都得喝!不醉不归!”销售部的李总不依不饶的,一边已经把斟满红酒的杯子硬塞过来。
    小朵被如此强硬吓的,正不晓得如何应付时,边上伸过来一只手,把酒杯接了过去:“李总啊,人家小姑娘才来几天,你怎么就如此不怜香惜玉呢。看把人家女孩子吓的!我来,我替她喝吧!”说完,一干而净。
    接过这杯酒的人是华东区投资部的副总,傅卫青。小朵记得,他表格上的年龄是37岁,财大毕业研究生,已婚一子,到公司投资部二年半……对他的了解,仅此而已!
    可以说,之前,小朵对他没什么好感,理由很简单,就是他的面相:精瘦、骨架棱角分明的脸,尤其腮帮子下两块硬朗突出的骨头,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眼镜。当然,本就不是一个部门的,根本没有任何瓜葛和冲突,小朵对这样的不喜欢也就没有过多放在心上。
    可今天,他却帮她解围。
    小朵感激的眼光还没遇到傅卫青玻璃镜片后投射而来的热辣眼神,边上的那帮男人、女人已经蜂拥到他身边:“小傅,你什么意思啊?”“你要替她喝,就得喝三杯哟!”“傅总啊,你怎么不帮我们的也一起喝了呀,分明偏袒嘛!”“就是,你怎么就只帮小朵喝呢。老实交代!”
    一群人,推推搡搡、吵吵闹闹的,倒把一边无措的小朵给忽略了。趁着众人起哄胡闹的时候,小朵悄悄地离开饭桌,躲进了洗手间。
    镜子里的小朵脸色通红,齐眉刘海的她,此刻显得更加可爱、清纯。她用冷水冲洗双手,然后,湿润、清凉地手指轻轻拍打自己热烫无比的脸蛋,同时,深深地呼出一口热气。顷刻间,身体里的燥热被驱赶。还是洗手间荫凉啊!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小朵回想刚才的那一幕,一直在想:他为啥要帮我挡酒啊?
    跟这位傅总见过3次,让小朵印象深刻的,有次她把表格递到他手里时,不经意间,傅卫青的手顺着她的手腕处一撸到底,然后,接过表格。着实让小朵惊了一下,本能地快速缩回自己的手,当抬头看到他仍然一本正经,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的脸时,她觉得自己是否太敏感了。
    “滴滴,滴滴……”,手机短信提醒,打开,跳出一个陌生的号码:“你今天晚上很迷人!真可爱!”
    谁啊?
    “滴滴,滴滴……”,第二条短信又到:“人呢?怎么一转眼不见了?”
    这,到底是谁啊?同部门同事的手机号,她都有,而且,小朵直觉肯定是个男人。
    不一会,第三条短信又现:“你怎么不理我啊?刚才我英雄救美,你好像还没谢我呢!”
    看到这里,小朵终于明白,原来这个号码是傅卫青的手机。“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号?”
    小朵真的不晓得该如何回复他。确实,今天晚上他帮了自己,按道理对他说声谢谢也是应该的。可他的短信,让小朵觉得,似乎还有另一层意思。
    “滴滴……”,第四条短信又来了:“你在哪里啊,我来找你吧?”
    这下,真的让小朵毛骨悚然的,燥热的感觉再次从身体里涌上。总不见得一直躲在洗手间里吧,可要是出去后,自己该怎么面对他呢?!再想到上次被他摸手的感觉,汗毛都竖起来了。
    “嘭嘭嘭嘭!”突然,洗手间的门被猛烈有力地拍打,“小朵,小朵,你在里面吗?”
    天啊,门外居然响起了傅卫青响亮,略带醉意的声音。出于本能反应,小朵赶紧用身体死死地顶住大门,甚至屏住了呼吸,她清晰地听到自己怦怦急速的心跳声。
    “小朵,小朵!”“啊哟,傅总啊,你怎么跑到女厕所来了呀?”门外,倩倩尖细清脆的声音,“找小朵啊?好像见她在吧台那边吧?”“真的?那我找她去。小朵!”
    傅卫青的声音渐渐远去,小朵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全身上下都湿透了。
    “小朵,你在里面吗?”倩倩小声询问的同时,慢慢地推开了门,看到站在门后脸色煞白的小朵。
    “小朵,你没事吧?这帮男人每次喝多了就这样,不用理他。”“倩倩,谢谢你啊!”惊魂未定的小朵,此刻看到倩倩,真的就如无助的孩子看到可以为自己撑腰的家长一般,特别委屈,眼泪不由自主的哗哗落了下来。
    “啊呀,别哭啊!傅总就这德行,借酒发疯呢。他啊,就是那种喜欢揩小姑娘油的主,你只要对他凶点,他缩得比谁都快!你知道他太太谁吗?”“谁啊?”“老板的妹妹呀,他要有过分行为,老板还能饶了他啊!别怕,别怕,他也就吃吃你这样的嫩草,料定你新来的,不敢声张。”
    “倩倩,我想先回去了。你能不能帮我把外套和包拿来?”小朵从惊吓中稍稍缓过神来,但她还是不想再看到傅卫青。她真的不知道,一旦遭遇他的骚扰,自己该如何面对。
    一个人,小朵悄无声息地离开喧闹的餐厅,逃离这充斥着热量酒气,充满着不安份骚动,让她浑身不自在的欢闹场所。
    隆冬的夜晚,清澈的夜空,清朗的月色,清冷的街道……一向怕走夜路的小朵,忽然觉得,此刻,外面零下寒冷的世界,显得更加可爱、美丽,甚至,很安全!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1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