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公主之心瓣

岁月悠悠,总有一些人或事,让我们依恋、回味……

 
 
 

日志

 
 
 
 

《约稿》我的小学,微型故事(外一篇)  

2012-03-22 22:01:38|  分类: 投稿发表的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贴两篇小清新文字吧,呵呵,关于我的小学故事,蛮久远的记忆了……
    这两篇文字,分别刊登在熟女何菲编辑的学习报小学版上。去年9月约稿时,脑子里还真的有一瞬的空白,我的小学记忆已经很久很久了,仿佛前世的感觉。现在有时想起,很模糊的感觉。因为,我的小学生涯,就读过四个学校,虽然老师、同学换过无数,但现在几乎没有一个还在联系的。能记得的,似乎就那么点滴一二的……

 

游泳班里的两个女友

 

    我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读的是一个体育班。它的特殊性是,学校的其他班级都在上课的时候,我们在游泳池里训练,而这样的训练是每天上午7点到11点。
    学校离家,有两站路的距离。最初,父母每月给我零用钱,让我每天可以坐车上学、放学。后来,为了省钱,反正每天来往的路途也已经熟悉,加上我这一路有另外两个女同学结伴,我们就一同走路去游泳,又一起走路回家。
    渐渐的,我们三个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在游泳队里,最初,因为我们游技不精,都被分在薄弱组里。雯,家庭经济条件很好,爷爷是个画家,注定,独生子女的她总是胆小娇气的那个,每次被教练拖下水,逼着游几个来回,哭红了眼睛的就是她;鸣,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家里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常常为了家务事迟到训练。而她的个性脾气,都像个男孩子似的,学而不专让她的游泳成绩始终无法提高。我,也许介于她们两者之间,没多久就被选入加强组,完成每天专业运动员的大量训练。
    尽管如此,我们依然同进同出的时候很多。常常,一路回家的两站路上,我们有说有笑的,偶尔,我们会在路边小店,买一大包三分钱的甜滋卜或盐津枣,三个人分食。当然,这样的消费要求,一般都是由雯提出,而且,很多时候,她总是用零花钱请客我们。
    我们经常会集中到雯的家里,一起做功课。因为她家比较大,而且,她的爷爷经常还会辅导我们的作业,帮我们分析并解答疑难题目。后来,鸣去她家跟我们一起作业的时间越来越少,因为她必须每天回家生炉子,淘米烧饭,照顾妹妹。
    三年级,我们面临着分班的选择。我,被推荐到体校继续专业训练,最终选择放弃,并打算转学。雯,因为始终的懒懒散散,怕吃苦,只能退出训练队。她的爷爷打算把她送到香港,她的父母身边去读书。鸣,因为她的爆发力和努力,也被推荐进入体校,她家的艰苦状况,让她决定接受这样的机会,毕竟,体校不仅提供住宿,还有很多津贴。
    于是,三个好朋友被“拆散”了。曾经的友谊、感情,也因为这样的分离,而变得越来越淡。再后来,随着雯的赴港,随着我家的搬离,我和游泳班里的这两个女友,就一直没有再见过面!

 

(外一篇)初情萌动稚嫩心

 

    我应该算是比较早熟的女孩子,第一次初情萌动的经历,现在回想起来,依然会有心颤颤的那种新鲜感,略带酸涩的回味中,更多的是趣味和甜蜜。
    幼儿园中班起,我就参加游泳训练,读小学时,每天上午7点到11点进行训练,下午才正式上课。后来,三年级分班时,教练提出让我进体校继续重点培养。父母没打算让我做运动员,决定放弃机会,让我回归读书正途。于是,我被转学。因为长得高,被安排进新学校的篮球队。
    新学校地处静安区茂民路附近,以老式公寓房居多,那里出来的孩子,家庭背景不错,他们居住的房子,有煤气、抽水马桶,比我这个旧式里弄里出来的孩子要多优越感。
    在这样一个班级里读书,无形中有些卑微感。我少了与同学主动交往和沟通的热情,更多时候保持一种低调状态,只管自己学习,每天两次篮球训练。
    班级里有个男生和我一样,是学校篮球队的。我们都因为篮球训练,会晚到学校上课,一来二去的,我经常在从体育场到教室的途中遇到他。
    这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五官很端正,不太爱笑,挺拔的身姿,给人非常精神又酷酷的感觉。他每次遇到我时,就会把目光特意偏离,头昂得高高的。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但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好感。
    慢慢地发现,我也非常喜欢看到他,他与同学交谈时,我会被他的笑容吸引。有时,他和漂亮的女生说话,我的心里竟会有丝丝的酸酸感。在这群优越条件的女生中,我早就把自己跟她们之间划了一条无形的界限,我不会将这样的情感表露出来。
    一天,班主任老师把我叫去,说有同学汇报,我跟那个男同学有早恋倾向。
    “有同学说,你们上课传纸条,有这回事吗?”
    “他是问我借作业本,老师,我们没什么的。”竭力表白我们之间的清白,仅是因为需要维护一个好女孩的尊严和形象。
    几天后,那男孩看我的眼光变冷漠了,经常会看到他跟班级里一个妖娆的学习委员并排坐在一起作业,时而打打闹闹的。那一刻,他和她都会直瞪瞪地看着我,他仿佛在说“你不喜欢我,自然有人喜欢”;她仿佛在示威“我喜欢的人,谁也别跟我争”。
    心里刚刚萌动起来的情愫,再也不可能有生长发展的空间,在我心痛他漠然无视我的同时,也为被女生的排挤而感到伤心……
    一年后,由于我的学习成绩退步很多,父母又一次让我转学。
    离开学校的最后一天,居然又在弄堂里遇见那个男孩子。我们依然如以前那样,面对面走过,眼神相对而视,他嚅动的嘴唇最终没有说出想要说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579)| 评论(16)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