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玫瑰公主之心瓣

岁月悠悠,总有一些人或事,让我们依恋、回味……

 
 
 

日志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八)  

2007-06-27 17:06:49|  分类: 创作文学的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姐”一声轻柔甜美的招呼声,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睁开眼睛,看到空中小姐那张端庄俏丽的脸庞,“不好意思,打扰你了!请问需要哪种饮料,橙汁?可乐?还是?”

    “哦,没事!咖啡吧!”说完,看了看身边的女儿,这小家伙睡得还很香呢,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替她重新掖了一下身上凌乱的毯子。有时真的觉得,看孩子睡觉是一种享受,你能从她的脸上读到很多久远又美好的东西,能让你从心里自然升腾起母性和柔情,甚至会获得一种强大的力量。

    空姐将一杯咖啡小心地递给了我,同时给了一小盒糖水和炼乳。我特意拉她凑近了,小声说道:“一会分发食物时不必通知我们了,我们不用了!”“好的!您请继续休息吧!”她歉然地一笑,或许,为了刚才的贸然打扰。

    端着那杯咖啡,并不急于品尝,将杯子凑到了自己的鼻子跟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喜欢闻咖啡的味道,从那味道里,我甚至觉得仿佛闻到了他的体味。

    我并非是一个喜欢喝咖啡的人,但常常我会一个人特意转悠到咖啡馆里,找个安静的角落坐下,叫上一杯热气腾腾地拿铁,用小勺,缓慢地搅动奶沫的同时,也搅动着自己的心。此时的我,同样并不是为了喝咖啡,而只是习惯性地从这缭绕的咖啡香气中,去追寻久已逝去的那份记忆……

    来“明日工作室”上班已经第四天了,可到现在为止我还没见寒轩来过公司。从上班第一天开始,一直都是小蓓接待我,领我去人事管主任那办理录用手续,签定了用工合同。只是,我的合同里,试用期那项被划去了,直接就进入了正式聘用期。当时,还以为他们是否疏忽了,一问才得知,这个是“轩哥”事先交代的。

    真的不知道,到底是因为萍姐的关系,还是他确实觉得我有才,但这样的事先交代还是让我心里一阵感动。我暗暗对自己说,我一定不能辜负了他如此的厚望,一定要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做出一番成就来。直等着他来上班后,我好赶紧去接受他的工作指令,好好地表现。

    可整整三天里,他根本就没露过脸,也没有给公司里的人交代过任何一项关于我的工作安排。除了在二楼给我一间单独的办公室之外,没有人告诉我该去做哪些具体的工作。这三天里,无事可做的滋味还真的很难熬啊!幸好有热情的小蓓一直关照着我,把我引见给了留在公司里为数不多的那三、五个职员,带我参观了三个楼层里的每个房间,唯一的,没有进入寒轩的办公室。

    “‘轩哥’的办公室很少有人能够进去,一般他和我们谈事,要么用电话,要么直接叫到会议室,连范阿姨要打扫卫生,他都不让进的呢!”“啊?这么奇怪啊!”或许,做老板的总想保留着一份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吧,更何况他在设计上小有名气,可能,和常人有所不同吧。不过,小蓓的这番介绍,倒真的让我对寒轩又有了新的好奇心。

    “小蓓!”将近11点了,寒轩腋下夹着个蛇皮小包,一进门就叫唤起了小蓓。“轩哥,小蓓上午请假看病了,你有什么事,我替你办吧?”本来就无事可做的我,答应小蓓替她坐前台应付公司里的日常事物,当然,义不容辞地帮她接下任何工作。

    “你是?”寒轩好像一下没认出我。这才想起,报到那天,我戴了副黑边眼镜,这两天眼睛又好了,早就不戴了。

    “我,晨曦啊!”“哦,一下没认出来,变样了呢!”说这话时,他依然没笑,只是又一次上上下下打量着我,脸上似乎显露出一丝意外,仿佛从我这里又看到了些以前不曾发现的东西。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看手上,好像没有脏东西啊。

    “你有多高?”怎么突然问这个。“1米74,怎么?”

    “哦,没啥。给我一杯咖啡!送我办公室来!”他边说边往楼上走去。

    “啊?!小蓓不是说,很少有人去他办公室的嘛,怎么?”来不及多想,还是赶紧替他煮一杯咖啡送去再说吧。

    “笃笃!”敲响了他三楼办公室的门。

    “进来吧!”房间里传来他的声音,听着仿佛有些回音的空旷感觉。

    推门进入,这才发现,原来他的办公室真的好大好大啊,几乎和楼下的拍摄厅差不多大小。东南面环绕着一排大大的落地玻璃窗,直接通去屋子外面,同样绕着东南墙面的大大阳台,此时的太阳光已经铺满了整个阳台,也把那一大片光明带进了办公室里。

    东面,一张足有4米长,黑褐色牛皮间隔显出黑胡桃木质的宽大老板桌,看着就觉得非常的沉稳、气派。老板桌后,一张高大的棕红色牛皮面的老板椅,此刻,寒轩正背对着我坐在那张皮转椅上,看着窗外。中间的桌面上,除了右手边一部黑色的西门子电话传真机之外,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左手边老板桌延伸出去的电脑矮桌上,并排放着两个17吋大的白色电脑液晶显示屏,估计,是可以同时兼用浏览页面的。

    从门口开始,沿着北面墙壁延伸排列着一组黑胡桃木的玻璃橱柜,中间的那两个玻璃橱里,最显眼的就数那3、4座形态别致的奖杯了,估计,那些是他曾经在国际设计大赛中得奖的见证。

    房间中间,开放式地三面围绕摆放着三只黑色真皮大沙发,中间一张2米见方的棕红色皮质大茶几,那茶几远看过去的感觉,就象是一个大大的皮箱,那些抽屉的拉手,感觉就是箱包的皮带锁扣似的,新颖、别致,又不落俗套。

    正对着老板桌的整个西面就是一堵白色的墙壁,我注意到中间上方那天花板和墙面边界处,有一条3米左右的黑色滚轴,估计,可能是投影屏幕?视线转移,这才发现沙发之上的天花板悬吊而下装着一台投影仪。看来,寒轩还常常会在这里观摩一些时装发布会的录象资料吧。

    西南的墙角处,放着一个2米长的金属架子,上面挂满各种色彩,不同面料、款式的衣服、裙子。而且那个角落的木地板上,散乱着很多的设计图纸,和那整洁干净的办公桌面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的反差。

    “楞门口干吗?进来啊!”他头都没回,居然知道我还是站在门口。

    小心地端着那杯咖啡,慢慢走到了老板桌前,将咖啡放到了桌上。“寒…老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叫老板吧,总觉得生意味道太浓,没了艺术感;叫轩哥吧,好像有些没大没小,套近乎的感觉……最后,嘟囔了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了寒老师三个字,只是,那之前的姓被我拖音拖得很长了。

    猛然,他坐在那皮椅子上转过身来偏头望着我:“把老师去了,再叫一次!”
    看他那模样,不像是开玩笑啊!“不是吧?”
    “让你叫你就叫啊!”他居然对我瞪起了眼睛,声音也响亮了些。
    真的让我感觉云里雾里的,一脸茫然。

    “你刚才怎么叫的,把‘老师’去了,再叫一次!”他又一次强调着。
    “寒……”依然是那种小心又不知所措的声音,依然让我拖出了长长的音。
    “好味道!”他居然兴奋地拍案叫好,“以后,别人叫我‘轩哥’,你就这样称呼我行了。”
    “这怎么可以啊!不妥当吧?”

    “有啥妥当不妥当的,我让你叫,你就这么叫!这里谁是老板啊?”这会居然又拿老板身份来压我了,“再叫一次!”天啊!他这是干吗呢?

    看着他那严肃的神情,我还真的不敢拂了他的命令:“寒……”哎哟,自己听着都觉得哆嗦,真的搞不明白,那么一声听着很暧昧的称呼,为啥他偏偏会觉得好听呢?!

    实在不想再多呆下去了:“轩…哥”几乎听不到声音了,我看到他瞪大着眼睛看着我,那眼神让我紧张,“寒……”这称呼怎么听怎么别扭呀!

    “恩,有事吗?”他慢条斯理地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同时仰望着我,又恢复了他惯有的那种漠然表情。

    “我在公司,该做些什么呢?你有具体的工作要求吗?”
    “没事可做!”
    “啊?!那你要我来干吗呢?”
    “你不是说,萍姐让你来这里学习的,那你就学呗。”
    “可我也是来工作的呀,在工作中学习,这才是最重要的呀!”
    “我们这里的工作,除了行政人员可以有具体分工安排之外,其余设计人员我都不安排具体事务的。”
    “哦,我明白了,也就是说,我必须自己找活干?”
    “没错!公司已经给了你一个很有价值的无形资产,接着就看你自己如何去利用这个资源发掘你的潜能,证明你的才干。另外,无论谁为公司接到大项目后,每个人都有义务为它的实施出谋划策,直到圆满完成。对公司来说,每个人都是公司的一员,每个项目在考核上属于个人,但在成绩上是属于公司的。明白?”

    这时的我才知道,原来“明日”倒真的不是一个收藏庸才的地方,不仅要发挥我们所学的知识,展现自己的才能和智慧,而且需要具备推销自己、推销公司的经营理念,更需要的是一种团队合作精神,让每个人在成就自己的同时也让公司走入更辉煌的前程。

    “寒,我明白了!”最后那声称呼居然会叫得那么得自然,或许,他的那番话让我真正发自内心的佩服了他。

    “不过,最近我在筹办秋季服装发布会,另外,我们还被邀请参加10月米兰时装设计大赛。这一个多月里,你就做我的助理,配合我的工作。”

    虽然,他一直用一种平淡的语调在对我进行工作布置,但无形中却还是让我感受到一种无法抗拒、不容质疑的强制压迫性,我能感觉到他对这些事宜的重视,也分明体会到了他对我的殷切希望和信任。

    “好的!”转身往门外走去。

    “顺便说一下,”身后传来他依然平静、毫无表情的声音,“我不喝加糖加奶的咖啡!记住!”

    “是!知道啦!”嘴上虽然应承着,心里却嘀咕道:“哼,我又不是你的秘书,之前你又没说清楚,好心给你倒杯咖啡还挑剔呢!以后谁还给你倒咖啡呀!”

    这样,之后的几天里,设计师们完成新的设计款式后,我们就赶紧把图样拿到公司下属郊县的服装厂去,那些裁缝师傅就要日夜加班赶着做出成衣。不符合要求或效果不理想的,就得再对原设计进行修改,重新缝制新的样衣。一旦确认作为发布产品后,又得通知模特和摄影师们加紧进行广告拍摄……

    那天,就在我里里外外忙得晕头转向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寒轩的电话:“你回公司来,我找你!”“我刚进服装厂呢,等我把逖姆设计的‘梦幻’小样落实了,还有那件罗欣的‘秋枫’审核之后,再赶回来找你,行吗?”“不行,马上!我等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通情达理的,居然那么霸道地就挂了电话。

    “或者,他真有啥急事找我吧?”想到这,我匆忙给厂里的师傅交代了几句,就赶紧拦了辆出租,飞也似的从松江九亭赶回公司去!(未完待续)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一)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二)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三)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四)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五)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六)

    《原创》我不是你的天使(七)

  评论这张
 
阅读(3359)| 评论(4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